論述中華民族,其中一點係大家都用中文,所以大家都係中國人。依點要成立,首先要將中文定義成單一語言,所有既漢語種類,都係中文之下既方言。雖然語言學既主流論述以能否互通為語言界線,而一眾漢語種類都未能互通,但係某政權既官方學者就直接無視。當然,漢語既混亂情況並非獨有,以色列未立國之前,就有希伯萊文語言學家講過:「語言就係擁有軍隊既方言。」一語道出語言學發展,長期受政治干預。

中華民族既漢語論述更重要既邏輯謬誤係論述需要語言保持不變。如果語言係隨時間演變,而又會出現各地各自異化既話,咁「單一語言、單一民族」既論述,根本冇可能成立。依個邏輯問題,就好係基督教原教旨主義認為地球只有六千年歷史,物種唔能夠演化一樣,論述站係科學證據既對方面,結果只會係被科學完全擊倒。

但係實際上,語言演化可以好快。美國學者就發現,美國人係過去二十年,就將cot同caught兩個音逐漸同化成單一語音。歷史上由古語言演化出語族,語音改變就係重要機制。

香港既廣東話,亦經歷緊類似既音變。「我」、「雅」等字,逐漸喪失字首既ng音,「你」由n音轉成l音,「國」字逐漸同「角」化為同音,都係例子。早一代,依幾個轉變都叫懶音,主播同配音員都要刻意改正。但係到左今日,刻意講番古音,反而會俾人覺得係講緊廣州口音,而唔係香港口音。部份連接詞亦都一樣。廣州既朋友會講「啱先」,香港既朋友會講「啱啱」;海外港裔移民會用「還是」,香港人用「定係」。語音同連接詞既轉變,一般都好難搵到源頭,就好似進化論既DNA一樣會突變。而且每個轉變都極細,例如「我」字係有冇鼻音,都係廣東話。但係經過一兩代,就會逐漸化成唔同既口音,例如今日廣東話可以分出香港口音同廣州口音。

當然,經濟同文化亦會影響語言變遷。語言係生活既載體,同一地既社會文化關係密切。極北地帶,馬匹對生活毫無作用,愛斯基摩語缺乏關於馬匹既字彙;非洲諸語,則絕少有冰雪既字眼。貼身例子,則數「拉布」。「拉布」一詞,漢語稱之為「冗長辯論」,讀音複雜,實際上亦詞不達意:拉布目的並非辯論,而係阻止惡法表決。單論依詞,粵語比漢語用語優勝,原因好簡單:因為兩個漢語正宗地區,嚴格意義既拉布都唔存在。只有香港先有成功既拉布機制,故此拉布一詞,只能夠由粵語社會發揚開去。
過去二百年,科技同思想完全改變社會,故此各國都需要大量製造新詞,以迎合社會新需要。而家大家熟識既「民主」、「自主」、「共和」等詞語,都係日本明治維新之後,大量翻譯西方著作時候所製定,部份或來自古漢語,但都已經被貫輸新意義。依類字眼,學術上稱之為和製漢字,到今時今日已經完全融入各種漢語,成為漢語既一部份。

比較複雜既係香港既英語入詞。部份如「巴士」、「的士」、「小巴」等,已經完全粵化,成為左固有詞彙既一部份。夾硬去改,只會更顯得漢粵兩語之間,早已分道揚鑣,除左語音同文法唔相通之外,連固有詞彙亦有分別。

完全粵化既過程,唔會一蹴而至。語言學上,以Code switch為第一階段。CW指直接引述外來語,例如香港人直接稱滑鼠為mouse,硬盤為hard disk就係例子。有時候,CW會被直接入文,例如,係香港fun被食字入替到如「繽紛」、「芬蘭」等同音字裏面,變成諸如「繽fun嘉年華」既廣告標語。

係第二階段,當CW既字逐漸被同化,部份字詞就會採納本地讀音準則。日語依方面既例子好多,例如biru意思係building,demo意思係demonstration等等。因為粵英兩語之間讀音同語速唔同,所以同化英文字,粵語有時候會用簡寫既方法。Facebook變成FB,Youtube變成YT,都係例子。有時候字詞同化之後,意思會有改變。粵語既quali,意指實力,同原詞quality雖有關係,但有唔同意思。依類借字,長久發展就會成為語言既一部份。

語言演化既例子,仲有好多。語言學會將唔同語言歸納成語族,就係因為經過考證,可以論證唔同語言既演變,繼而搵出共同既袓先語言。單係依一點,就證明語言係會不斷演變。強硬地以某一地區,某一時代既慣例定義成單一語言,本身就係最反科學既做法。「尊重兩制差異」,本來就應該包括尊重既有既粵語變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