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魚蛋革命之後,梁天琦成為了本土獨派的代表,他在新東補選其間的選舉論壇、傳媒扑咪等都令我們刮目相看,天琦亦被神化。

半年後的今日,自從梁天琦被港共政府魔爪下的選管會取消參選資格後,決定以Plan B為青政助選,作選舉統籌軍師,我便開始質疑他的政治判斷,以朋黨為先,為團結而團結,而理念為後。梁天琦竟支持一個曾經上花生台做節目;向本土新聞放流料,再向立場新聞插一刀,而且道歉有欠誠意的青年新政;毓民夠票論叫人投青政,爆出的一連串柒事令天琦的光環漸漸透支。

黃毓民在五區聚義大會鬧梁天琦,「我曾經與梁天琦和黃台仰食過飯,解釋天琦點解要幫青政,我話冇問題,但青政冇出港島選區,只係出四區,叫佢幫下四眼,佢係港島唯一本土派,但佢到而家都冇幫,仲要企係對面九西游蕙禎幫佢宣傳,我唔怪佢,但我覺得佢冇義氣,冇政治倫理,學做政客!」聽到教主這一番肺腑之言,我都感到教主的愛之深,責之切。而天琦的回應則是「曾經在上星期四PM四眼上吾國吾聞做節目,惟他沒有回覆。」四眼都曾經面對面邀請天琦到赤柱參加造勢大會,為他站台,但天琦置之不理。重點不是天琦要還人情給熱普城,而是四眼哥哥是港島唯一本土派,他比其他選區更需要天琦的知名度來協助。

另一方面,本民前青政更接受容癌(容樂其)的拉攏(其實早在區選的ALLINHK聯盟已經是容癌的拉攏對象),私怨行先,自己利益為大,不會顧全大局,沉迷炒花生,熱愛講是非,是真小人,偽君子。

社民連長毛當年在議會枱棺材,衝鐵馬在當年贏得激進派的呼聲,但他們只在鎂光燈之下衝,與港共政權合作好,才作有限度,有底線的抗爭,最後長毛到現在都只是一個私怨撚,與肥佬黎等日日夜夜做抹黑等壞事。

最後,我想奉勸各年青組織,參與選舉不是大學上莊,但對於一些年輕組織一直以來的參政表現,我只是覺得他們熱愛圍爐和愛傳耳語打飛機,做街站又無品,例如故意遮住其他組織嘅旗,這和民建聯沒有什麼分別,請不要那麼幼稚,用你上莊搞是搞非來搶焦點的心態對待選舉和其他候選組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