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年立法會選舉評論之五》

上星期有線電視及Now新聞台接連以「作為傳媒機構不適宜與政治組織共同贊助民調作選舉工程之用」為理由,不再公佈港大民調的任何數據。這個理由有點奇怪,因為連筆者在月初跟進民調數字時就知道,民主動力這個親泛民主派的政治組織,是四個贊助港大進行民調的機構之一,而他們也一早宣傳,要籌款六十萬,用作每天訪問更多選民的經費,令民調的誤差度減低,以作選舉日配票之用。有線電視和Now新聞台到幾天前才如夢初醒,以傳媒機構應該保持獨立為由宣佈退出贊助民調,最受害的,大概是港大民意研究中心的公信力。

不過,一眾口講唔信,亦叫支持者不要相信民調數字的參選人和其宣傳喉舌,心裡其實最相信民調數字,尤其是港大所公佈的數字。兩個星期前,民主黨出新人的三區在港大民調支持度遠遠落後,黨的喉舌如蘋果日報便放風說民調數字不能盡信,說到底是怕棄保效應下,選民棄民主黨支持度低的參選人,保其他在當選邊緣的名單。人民力量社民連聯盟見民調數字對自己不利,開記者會炮轟港大,沒有把參選名單排名第二的候選人對受訪者讀出,亦指責訪問樣本太少令誤差太大,結論是「民調不可靠、投票信自己」。讀過統計學的都會知道,民調有其侷限和誤差;只要港大民調沒有刻意做假,數據為什麼不可靠?不過投票當然要信自己,所以一定都一票都不投民主黨、亦不投人社聯盟。

這幾天民主黨和人社聯盟的支持度好像有所回升,反而民調數字顯示,工黨、民協和新民主同盟都有機會今屆立法會議席全失,有亡黨之虞。本土派方面,說好了「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的「教主」黃毓民,亦在群眾大會炮轟本土民主前線的梁天琦,說他沒有義氣,不幫港島區的鄭錦滿拉票,卻到九龍西為青年新政的游蕙禎出力。黃毓民亦叫支持者不要相信民調。但只要看看近日的民調數字,大家便心裡有數,為什麼他會選擇在選舉只剩八天時間,打擊同路人,重力擊破「毓民街上叫支持者配票給游蕙禎」的傳言。

香港畸型的選舉制度,採用比例代表制但是分五區執行。98年第一屆立法會選舉,當時大家對制度不甚了了,新界西的李卓人和梁耀忠,都是工運背景,選前互相叫對方排在自己名單的第二位,以免鷸蚌相爭漁人得利;最後兩個人各自出選,並雙雙當選,以後18年也就相安無事。如果本來倆方都有足夠實力取得一個席位的話,相互劃清界線可以說是好事,做好政治區隔,大家向不同的政治受眾群拉票。今屆城邦派「國師」陳雲,趕客叫支持港獨的年輕人不要投票給他,可以說是最好的示範。

可是塘水滾塘魚,最後關頭選情緊湊,要做大個餅談所容易?所以唯有渾水摸魚,向票源相近的候選人挖票。最流行的說法是「佢夠票啦唔使投佢」。泛民主派的選民,這種說法聽得太多,對於泛民配票屢配屢敗,可謂經驗豐富。2004年有民主黨力谷港島區楊森、李柱銘名單,以致得票太多,令「本來夠票」的何秀蘭以不足1000票輸了一席給蔡素玉。2008年九龍西民主黨涂瑾申選前發傳單告急,最後「本來夠票」的公民黨毛孟靜,以不足3000票輸給了梁美芬。2012年,公民黨把余若薇排在新界西名單第二,明明不足夠支持度全取兩席,卻嘗試以「一個煲蓋襟兩個煲」,最後「本來夠票」的民主黨李永達,以不足1000票輸給了民建聯梁志祥。

這些都是以對某方有利的信息,干擾選民,令全局失敗的經典例子。以經濟學來說,市場訊息要開放流通,更重要的是訊息不應該被扭曲;市場消化訊息,集體作出交易決定。由此得出來的結果,定必比由上而下的中央計劃經濟優勝。民調數字就是市場的訊息,只要不被扭曲,選民可以參考數字,自己選擇相信或不相信,再作出投票的決定。這種自由意志的集體決定,不會輸給保皇黨的中央配票機器集團。可是,書生學者們以為連續三屆配票失利是因為配票道行不夠高,今屆「唔信邪」再接再厲。戴耀廷的雷動計劃,沒有隨機訪問選民,可信性是零;至於民主動力,強行集合12天數據令受訪人數增至5000個以上,目的只是為了可以對外宣稱,數據誤差很低、十分可信而己;卻不理會選舉一個多星期前訪問選民的投票取向,到投票日是否仍然可靠?否則港大為什麼一向僅以最近5天數據作為滾動民調的基礎?

泛民主派今屆無論怎樣配票,只會輸剩至多12席。本來就沒有那麼多煲蓋,怎麼雷動也是徒然。什麼雷動聲吶和雷霆救兵,最後只會淪為那些敗選和亡黨的政黨失敗的藉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