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斐森早前以不符合最大利益作理由認為港獨對港大沒有益處,事件引起不少討論。平心而論,單從利益來看的話搞港獨風險大,不明因素太多,要單純談利益的話當然是沒有最大利益可言,但身為香港人,除了有關金錢上的利益之外我們更應該著重香港的自由、安全、廉潔等多個因素,而非一味想著利益二字。香港的價值真的這麼狹窄,而香港人又該只為錢而活嗎?

 

馬斐森作為一個英國人來港工作,把利益放於首位並無不妥。黑心點說一句,就算香港淪陷港大消失,馬斐森只要手持英國公民護照往上一揮,他的祖國還是會把他平安接回。馬斐森損失的只是一份工作,而他馬上就可以在另一間英國大學當個教授,寫寫論文繼續寫意生活。他沒理由去為香港前途抗爭,他沒理由冒著得罪政權失去優差的風險去為香港人說一句話。

 

  可是身為香港人的我們不同,香港對我們來說不僅是一份工作,更是一個家、一個成長地、一個代表我們的地方。我們的生命中香港佔著舉足輕重的位置,香港對我們的價值跟英國人眼中的香港是不盡相同,我們不能單單為了利益而置香港,置我們的未來於不顧。正如一碗沙嗲牛麵,論價值它只是草根食物,是平民的早餐,但對許多香港人而言它的意義超符想像。不論是一件物品或者一個地方,其價值對每個人都有不同,我們不能要求一個英國人為香港奮戰,因為要站出來的應該是我們香港人。

 

當香港人都對香港前途漠不關心,其它人把香港視為一個純粹把利益最大化的地方我們沒有資格抱怨。當梁天琦等少數人為了香港付上一切,把香港視作命根的時候,身為香港人的你又在做著甚麼?到底你真的把香港視作為家,還是像馬斐森一樣當作是賺錢的地方?這就視符你如何看待香港這個地方,還有你香港人這個身份的價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