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撰於2016年8月28日,距離立法會選舉尚有大約有一星期時間,睇住選舉年花生不斷、醜態百出,每個政團都被議席蒙蔽雙眼,各KOL嘅辯論方式都只係各說己見。因此,筆者覺得與其停留係分析今屆嘅候選人,倒不如猜想未來幾年嘅香港本土運動會係點。

 

以下兩點,係我對民族主義派同全民制憲嘅未來動向嘅預測:

 

一、由公民民族主義轉向更激進嘅民族主義

 

(首先聲明,我唔主張以「獨派、統派」嚟區分本土派內部:制憲、城邦、歸英、歸台、粵獨、港獨,咁多主張,如果只有港獨派先可以稱為獨派,就對其他派別好唔公平。至於獨派一詞可以如何改良,就係另一個議題。以下部份我暫稱高舉民族主義嘅政團為民族派)。

 

由《香港民族論》成名,到梁天琦被指非香港出世,民族派一直都係主張公民民族主義,反對血統論。但係,公民民族主義係內容本身比較空泛,依賴共同核心價值、共同命運呢類含糊概念,亦因此係不排外、有包容性嘅主義。當今香港面對中共大量殖民,每日150個單程證、每年多個大學生、研究生侵蝕香港人口,公民民族主義對於要抵抗北人南下係極無力,甚至難以理直氣壯地否定中共殖民人口(i.e.新移民)參與未來香港前途自決嘅權利。

 

我猜測,公民民族主義會愈來愈左膠化,被左膠利用作包容、平等嘅教條,情況同今日講自決一樣,畀左膠、泛民玩膠晒。而多個有前瞻性嘅民族派政團將會提出更激進嘅民族主義。

圖1

其中,香港民族黨已經邁向更激進嘅民族主義,佢地本來嘅參選政政綱明確主張褫奪隻非公民權。(圖1)我認為依個係香港右傾民族主義嘅開端,未來幾年將會發展為一種具香港特色嘅「種族民族主義」同「國家民族主義」混合體,訂立一種類似以1997年前香港居民及其後裔為主軸嘅「香港民族主義」,更具法理基礎抵抗中共九七殖民。

 

至於依家嘅公民民族主義政團,一係就修正為更右傾嘅民族主義,一係就膠化。

 

二、由修憲轉為獨立制憲

 

「制憲派」三隻字其實可圈可點,以2016年嘅政綱黎講,叫「修憲派」似乎更準確。

 

全民制憲嘅成功機會係低,失敗原因可以有好多,例如五區入唔哂搞到無得變相公投,但最大嘅難度在於要梱綁式通過整套合乎本土派主張嘅《基本法》。不過修憲派提出「永續基本法」嘅議題之後已經引起各界關注,相信未來立法會內會有回響,《基本法》其實有機會少修少補。當然,以「修憲派」嘅政治渴求黎講,係完全唔達標。

 

達唔到修憲目標後,修憲派其中一部分人會再次焚燒《基本法》,名正言順宣布走向獨立建國,用廣場制憲嘅方法制定新香港憲法

 

到去呢一步,可能會造就制憲派同港獨派嘅另一個合作/衝突,有機會透過對話共同撰寫新嘅香港國憲法,亦有機會因為2016年立法會選舉嘅分歧導致雙方意見再次不合。

 

當然,有無後續都要取決於能唔能夠發動大型群眾運動。

 

三、縱使悲觀,亦要投票

 

以上兩點我都預測都好悲觀,公民民族主義膠化、修憲派唔達標,但係各位香港人唔好氣,一定要投票!因為你地嘅票,都係對推動你支持嘅思想前進嘅重要一票,我嘅預測係包括埋民族主義會更尖銳,修憲變廣場制憲,呢兩點對香港都會係重要嘅議程。所以,本土派支持者,九月四日一定要投票

 

最後戴個頭盔,四年前香港人點會預計到香港今日本土派嘅局面,而我今日都無可能準確猜測香港未來幾年嘅走勢,所以一切都只係個人嘅大膽推斷。容我引用《推背圖》第四十三象嘅說話:『金聖歎:「證已往之事易,推未來之事難…吾但願…吾所謂平治者皆幸而中,吾所謂不平治者幸而不中,而吾可告無罪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