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說配票,就是根據比例代表制,預算候選人夠票當選,催谷同立場之另一候選人夠票當選。

 

配票,可分為兩大系統:

民眾配票:兩層階段或以下,有中間人得悉票數情況,不管提名或投票。

中央配票:多過兩層階段或以上,有中間人得悉票數情況,不管提名或投票。

民眾配票多數先開大組群,各自收集情報,綜合分析,即時決定。

中央配票就各小組開大姐群收集情報,上達管理核心,待管理核心一錘定音。

前者訊息快達,執行迅速,但多而雜亂。後者架構複雜,決定需時。

 

兩者都需要面對,訊息偏差,民意取向 (information asymmetry) 。information asymmetry 解作資料不對稱。選民不知悉候選人得票多少,所謂配票者只能猜度候選人得票多少。配票中間人,不可能一對一得悉票數情況,不管提名或投票,除非,你有自己人,或選舉程序上有人做選票識認,知悉誰投哪位候選人。

兩者的決策小組固然能夠透過 learn by doing 去減省行動成本 (transaction cost) ,容易決策。不過,民眾配票,遠不夠中央配票快、準確。

土共爪牙(民建聯、工聯會、新民黨、自由黨),中聯辦幹部,一直安插自己人於政府不同架構,報料和決策易過借火,清楚明白選舉程序,包括投哪一位。民眾配票,沒有人朝中辦事,只能透過最新消息、或群眾表現而決策配票。

從以上限制可見,同一個取得資料的方法,民眾配票比中共配票少,比中共配票慢,資料不均稱 (information asymmetry) ,加上欺騙,就會衍生意識形態討論,歸邊分化。民眾間,信任產生危機,道德抉擇 ( moral hazard ),加上資訊混亂,難以冷靜思考,只好貪穩陣、或聽從朋友建議 而含淚投票(adverse selection) 。

因此,眾人配票有偏差,中共一早做到沒有偏差。以前泛民支持者依賴民調,盲目投票,加上多位泛民主派亂吹告急,應合組不合組,不應合組則合組,結果屢次比土共多票,但失去不少議席。繼續鼓吹配票,只會構成更多廢票、deadweight loss。君不見公民黨陳淑莊,上屆只差4114票,不能入席含恨嗎?

我重新講多一次:投票,從來都是比較政綱,選擇跟你立場最相似、為香港一輩爭取最大利益之人。那位君子,進入日漸赤化,制度暴力的立法會會議,一定要擁有不計手段,勇於承擔,共同商議,解決問題的人格。我等香港民族,經歷過遮打革命,光復行動,理應清楚明白,遮打革命,不單是革走左膠,踢走保皇,更是變革香港人思維之命,拋開二元,走向獨立思考之思想革命。大家,應該復歸理性,貨比貨,不是先跟建制保皇,支持反對,或統獨立場上先篩選後抉擇。

大家想像一個議會討論,討論議事的羅馬廣場,再對照英國下議會。英國下議會,昔日至今,不難見到眾議員雄辯滔滔。選民,都是比較事前言行、比較政綱、比較辯才,秤過才投。

提倡選入哪位剋星入去,跟叫 CY 落台有何分別?叫人一票不投黃毓民有何分別?選剋星,前提是被剋者要入去。剋星全入,如果沒有對手,哪兩位以後可否尸位素餐,不談政治?

戴耀庭大搞雷動計劃,泛民其他組織如民主動力協助民調,左右選情,最後 now 、有線秉持公信,不再報導民調。人力、社民連,曾一度提倡選民自己選擇自己投,不信民調。

任何朋黨為上,歸邊分化之輩,自恃讀者群多,欲想配票造王,重蹈覆轍,必定失道寡助,不能久矣!

 

香港島候選名單:
黃梓謙、劉嘉鴻、葉劉淑儀、何秀蘭、張國鈞、詹培忠、鄭錦滿、羅冠聰、沈志超、王維基、徐子見、.司馬文、許智峯、陳淑莊、郭偉強。

 

九龍西候選名單︰
譚國僑、梁美芬、狄志遠、游蕙禎、黃碧雲、劉小麗、蔣麗芸、李泳漢、毛孟靜、朱韶洪、黃毓民、何志光、關新偉、林依麗、吳文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