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彼義人、慈愛爲懷、惟秉大公、雖處幽暗、必得光明兮。」(詩篇112:4)

當有人第一次勸我加入熱血公民,其實我是拒絕的! :o) 因為我知道我太有個性,一直慣咗素人同埋網上知名作家果種獨行獨斷嘅自由,太麻煩,好難同人相處。

但係我最後都係選擇加入熱血公民,原因完全係為咗全民制憲。

康有為曰:「人民所以得自主,窮其治法,不過行立憲法、定君臣之權而止,為治法之極則矣。」(〈答南北美洲諸華商論中國只可行立憲不可行革命書〉 1902)制憲與自主從來不可分。一個國家若無法自行制訂憲法,確保主權在民,政府能夠保障個人自由以及社會經濟公義,則此國必行上主眼中看為惡之事情,民怨沸騰。目下香港基本法千瘡百孔,完全由中共制訂,港人從來無權參與制憲;而基本法更面對2047年期限問題,屆時香港可能會面臨喪失僅有自治權之悲劇結局。全民制憲、香港建國係我唯一嘅出路。

我寫《香港文化論》,就係關心香港文化點樣傳承落去。係2014年雨傘革命失敗之後,其實我都睇唔到任何希望,覺得香港已經無得救,亦打算去蘇格蘭讀完博士就移民算數。但係,聖經有言,「夫信為所望者之基、未見者之據。」(希伯來書11:1)年初一魚蛋革命,令我睇見香港依然有革命嘅可能;黃毓民提出嘅全民制憲,令我睇到有改變嘅機會。

「處暗之民、已見大光、居死地陰翳者、有光射之。」(以賽亞書9:2)我哋嘅責任係要令世上嘅人得見盼望。熱血公民成日話,「係成功之前我哋唔好放棄夢想」。令香港人(包括我哋自己)睇到希望,係我哋嘅責任。如果我哋打定輸數,我哋一定輸。但係,我哋之所以會贏,香港之所以會得救,並非因為上主企係我哋果邊,而係因為我哋選擇企係上主果邊,相信恩典足夠我哋用,相信上主嘅正義與和平係會臨在係香港國度,令香港人得自由。

我用咗好多時間去用團隊磨合,去克服種種人事問題,過程當中我亦非常辛苦,有時候實在係非常難受,非常委屈,甚至被以前旺角佔領區嘅戰友話我「入咗熱狗之後無曬自我」。但係,經過係街站長時間嘅作戰,我同手足之間建立咗一份友誼同關係,因為相同嘅信念而繼續奮鬥落去。如果唔係因為熱狗搞事,我一定唔會去赤柱玩水槍(然後俾人射),一定唔會打wii打到小兒麻痺咁既樣,一定唔會去唱K,一定唔會企係街度鳩叫。

身為九龍東選民,我用咗好多心機去勸我父母依啲極為保守嘅耶教徒去支持黃洋達;我阿媽成日話黃洋達個樣好惡,所以我惟有由論述上不斷將全民制憲理念簡化向佢哋解釋,指出2047年基本法大限將會危及佢哋層樓,以及講點解林國璋牧師都支持全民制憲運動。我唔知最後佢哋會點樣投票;但係,係港島鄭錦滿辦事處開幕之前果個星期,我阿媽係澳門返咗過嚟同我食飯,果晚同我嘈咗好耐,話驚我痴埋熱狗到會俾澳門政府取消研究生獎學金,返澳門會俾政府根據廿三條俾人拉,係香港會俾人拉俾人搞屋企之餘此類。但佢講完依啲之後,佢就塞咗小小錢俾我,叫我捐去支持全民制憲,話佢阻唔到我依一代人,因為香港係我哋嘅,佢亦話知道全民制憲重要。從此亦無再阻止我參與選舉工程(除咗阻止我排第二參選之外 :o) )。結果依少少錢我亦親手交咗俾四眼。

就係果一晚,我睇到希望。

「萬山不許一溪奔,攔得溪聲日夜喧,到得前頭山腳盡,堂堂溪水出前村。」縱使前路艱難,當有一日水流去到前頭山腳盡,就會成為溪水,堂堂正正嘅嚟到村口。我哋一定會見到溪水奔流嘅一日。

p.s. 我無喊!我無喊!我無喊!

 

香港島候選名單:
黃梓謙、劉嘉鴻、葉劉淑儀、何秀蘭、張國鈞、詹培忠、鄭錦滿、羅冠聰、沈志超、王維基、徐子見、.司馬文、許智峯、陳淑莊、郭偉強。

 

九龍東候選名單︰
柯創盛、黃國健、胡志偉、陳澤滔、胡穗珊、譚香文、譚文豪、謝偉俊、呂永基、譚得志、黃洋達、高達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