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續基本法還是自決前途?相信這是不少本土派支持者的疑問。今屆選舉港共政權無理阻撓港獨派參選,獨派的支持者在憤怒過後,亦難免要含淚二擇其一;原本游離的選民亦要三思而行,切莫再被泛民的告急牌欺騙。先前三十年,香港人被泛民的建設民主中國論愚弄,今日你若投票給泛民,四年後,八年後,以至N年後,建設民主中國仍遙不可及,但香港卻繼續沉淪,繼續被赤化,關於香港前途及民主的議題只有爭取,沒有成果;到三十一年後的2047,中共那猙獰的影子便會降臨,那時便是香港的末路。

 

回正題,現在能參選的本土派分為主打永續基本法的熱普城聯盟及主打自決前途的青年新政聯盟,兩條路線各有優缺,但亦能互補不足。以下小弟將嘗試理清兩派的脈絡及優缺,好讓大家更明瞭兩派的主張,從而投下心水的一票。

 

先講永續基本法,基本法乃為中共殖民香港前與原殖民主英國洽談而成的憲法,保障香港在五十年內擁有高度自治權及延續原有的資本主義社會,但基本法的制定過程既沒有讓大部分港人參與其中,亦沒有經過公投核實認可,加上近年中共不斷干預香港事務,挑戰香港的自治權,在銅鑼灣書店事件中公安甚至能來港執法,拘捕港人,一國兩制及高度自治彷彿蕩然無存;這些事件令港人到基本法失去信心。熱普城的永續基本法固然不是永續現在的基本法,在永續前首先讓廣大市民參與重新制定基本法的工作,刪去不合理的章節、修改含意暖昧的部分及增添保障港人權益和杜絕中共無理干預的條文,如確保所有市民皆有特首的提名權、選舉權及被選舉權,刪去基本法第五條當中的「五十年不變」等。重新制定的基本法具民意基礎,既能彌補基本法缺乏認受性的缺陷,也能對中國人大施予壓力,若人大拒絕這部經全民制定及認可的基本法(或試圖頒布其版本的基本法作替代品),不僅會造成憲政危機,使香港人反撲,形成比雨傘革命更嚴重的社會不合作運動;更是向外界明示香港在2047年會失去基本法及中英聯合聲明的保障,共產黨有權收回土地業權及干預市場,使外資對其資產安危及香港未來的經濟穩定性失去信心,引起大規模的撤資,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不保。根據提倡永續基本法的「國師」陳雲的說法,中共在香港擁有大量資產(正當的,不正當的皆有),加上中共仍需要香港作為賺取外匯及融資的基地,為保住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以避免其資產大幅貶值,中共會同意永續基本法以確定香港前途及避免憲政危機。經修改後的基本法得到永續,能確保香港的主權得到保障,香港人能在無篩選的情況下普選特首及全部立法會成員,建立本土政府,鞏固港人權益,參與國際事務,達到永久的自治,香港屆時會成為有國家之實而無國家之名的政體。待「支爆」時可謀求機會正式脫離中國獨立;甚至中共屆時為保住在港資產的價值,避免受「支爆」拖累,會迫令香港獨立。

 

永續基本法看似會十分順利,但其亦有若干缺陷及制肘,其中最大的疑慮便是中共會否守法。

 

近年來,有關中共及港共政府公然踐踏兩制,無視基本法的新聞屢見不鮮。八三一落閘、銅鑼灣書店事件、梁天琦、陳浩天等被禁參選立法會等事件皆嚴重衝擊香港的法治制度。不少人認為永續基本法就像要勸服一位作惡多端的黑道頭目守法一樣,無異於緣木求魚。當然,以上的類比是將現況過份簡化,而且國際社會亦不會容許中共肆意損害香港的法治,侵害跨國財閥在港的利益;中共也需顧全其在港的資產,故它尚不敢公然違反基本法,破壞法治。然而,它亦可以透過不同手段去踩灰色地帶干擾香港,以圖利益、保障自己或阻止他國在港得益。更可怕的是中共對港的態度難以猜測,萬一中共在倒台前選擇殺雞取卯,單方面撕毀基本法,在香港撈最後一筆大財,那香港就只會淪為中共的陪葬品。縱使基本法能保障香港的實然主權及自治權,但無人能確保北面那計時核彈爆炸時不會波及香港。

 

另外,近來林鄭月娥表示基本法可作修改,惟不能影響中國對香港的主權。港共的立場對修憲派而言是把雙刃劍,雖然港府容許修憲運動,而經修改後的基本法亦能為港人帶來真普選,建立忠於港人權益的政府,但另一方面卻抺殺了香港主動脫離中國,成為獨立國家的機會;這代表香港在名義上仍是中國的一部分,我們仍需以「中國香港」的名義參加世界貿易組織、奧運會及其他國際性組織/活動/賽事,而我們的護照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護照」。而對於矢志與共產中國脫離關係的忠貞獨派或「恐共症」患者而言,這種情況是不能接受的。

 

然則永續基本法是香港暫時唯一具備明確行動綱領、時間表及預計成果的政綱,此乃是多年來香港民主運動所缺乏的,也是香港民主運動失敗的主因。接下來要談及的自決派(青年新政等政團)亦不是例外。

 

誠然,獨派被禁參選後,在政治光譜上最接近獨派的應為自決派;港人自決前途相比永續基本法而言是十分易明的概念——港人一人一票決定香港的前途。而選擇不外乎讓中共直接統治香港、維持現狀及脫離中國獨立。若結果是中共直接統治香港,則立即取消一國兩制並以中國憲法取代基本法;若結果是維持現狀,則香港繼續是中國的一部分,並於一國兩制繼續生存;若結果是脫離中國獨立,則立刻準備脫離中國獨立。青年新政把自決公投定於2021年舉辦,以圖令2022年上任的行政長官蒙受巨大的政治壓力,使其不得不面對香港的主權問題。在今屆立法會眾參選人當中,自決派是唯一能給予香港人機會採取主動,決定獨立與否的政團。

 

以一人一票達致獨立,無疑是最具說服力的獨立方式。然而,公投自決遠不止是一場投票,其背後需要大量的準備工作,自決派在這場選戰之後應認真著手籌備相關工作。以下是公投自決可能會遇見的一些問題。

 

在香港,民族自決的概念尚在萌芽,作為自決派的領導者及政治代理,青年新政理應梳理好對香港民族的論述及在社區宣揚民族自決的概念,若他們能在立法會選舉成功當選,則能以政府的資源霸佔話語權來宣傳此等概念,對推廣民族自決有莫大裨益。然而現階段對香港民族的論述仍頗為紛亂,不同人士對香港民族有不同的理解,有的甚至認為香港人不是一個民族。青政現在急需凝聚港人對香港民族的共識,然後才能名正言順地向港人及國際社會宣揚香港民族自決的合理性及必要性。

 

另外,就如上文所述,青政的政綱欠缺明確行動綱領、時間表及預計成果,如何運行公投、爭取國際認可、確立香港主權、處理公投後與別國(尤其是中國)的爭拗等事項還未有定論(有些問題甚至未見有任何論述!),距離青政訂立的公投時間尚餘五年,青政必需認真思考如何解決這些問題,否則所謂自決只會淪為如建設民主中國一樣的偽命題,或反被中國利用作鞏固其主權的工具,以下是兩個自決可能引致的情況。

  1. 香港搞自決,但作為聯合國常任理事國的中國拒絕承認,國際又因懼怕容許港獨會危及在港資產的穩定而支持中國的立場,整場公投最後以失敗告終,消耗民氣。
  2. 中共在這幾年間加快赤化香港,務求在公投獲得有利於自己的結果,最後公投結果反而被中共利用作證明大部分港人拒絕港獨,嚴重打擊港獨的認受性。

 

想像的自決是浪漫的,但現實的自決卻是荊棘滿途。想透過自決立國,必需聚集足夠的民意及國際社會的認同,然後要有執政的準備,例如建立屬於香港的新憲法、處理好與鄰國的關係、維持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坦白而言,現在自決派是極不成熟的,沒有人有一套行動綱領及論述以確保自決能達致香港獨立。本土派在今屆選舉可選擇的是有齊行動綱領、時間表及預計成果但不能完全與中國切割的熱普城,以及缺乏綱領、論述及行動藍圖但能給予香港一個與中國完全斷絕從屬關係的機會的初生之犢——青年新政。當然,新界東的獨派選民大可投給身為梁天琦的政治代理的plan b,但新界東非獨派及其他區的選民則需深思熟慮,從而能在九月四日的選舉投下左右香港前途的一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