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普城集團的理論導師陳雲,提出「永續基本法」,再「深港大合併」。據說,他們希望藉此解決香港人口爆炸、樓房價格過高的問題。

 

熱普城集團玩弄《基本法》中「五十年不變」的詞句,斷章取義為香港土地契約只剩三十一年,以此為「永續基本法」說項,以此恐嚇香港的業主,這事實上站不住腳,因為「五十年不變」並不是指地權;而且例如沙田名家匯的地契就是去到2054年的,天晉的地契則是2060年。(相關可參考梁啟智:〈關於2047的幾點思考〉

 

換言之,所謂「永續基本法、保住你層樓」的熱普城宣傳,真實目的是用恐嚇和欺騙的方式,針對業主選民的選票。如黃洋達的傳單清楚寫明,要保障國際投資者對投資香港土地樓房的信心。事實上,則是要保住香港業主的信心。

 

一個惡毒咒詛地產商的、曾聲言香港樓價跌九成九也是正常的「國師」淪為地產黨代言人,實在可笑。

 

對於香港大部份無力負擔樓價的人,熱普城又提出另一套說辭,陳雲在《希望政治》(2016)稱,在「永續基本法」後,再「深港大合併」,以將來港的大陸人送回深圳、東莞、惠州,並在深莞惠(所謂大城邦)實行香港殖民統治,由香港統治三地。這個「移走大陸人」論,是違反任何常識的!除非香港統治中國,有權搞納粹式的人口強逼移動,否則到時深港合併後,要自己移走的,其實是在高地價下無力維持的貧窮香港人!

 

至於陳雲為何提出香港可以統治中國、控制中共?陳雲認為,憑的不是香港可能有一支比美軍更強大的軍隊,憑的是香港有「制度」!要問陳雲的是,這些年來,究竟是大陸香港化,還是香港大陸化呢?

 

而所謂「香港人憑制度統治大陸」論,這不過是1980年代大香港主義的變種,所提的理由不外於香港擁有所謂英式法治、先進金融制度。如果我們記憶不是像金魚一樣短暫,應該記得王永平曾提及「中國只要香港,不需要香港人」,中共一直以來被陳雲指控的「人口殖民」,正是包括中國人對香港學術界、法律界和金融界的大換血。香港的制度已經不是香港人掌控了,還談甚麼香港人要統治大陸?

 

說到底,熱普城集團已淪為春藥黨、寶藥黨,藉「五十年地契」的謊言欺騙業主,搖身一變從地產商敵人變回「業主大聯盟」;再把「大香港主義」春藥灌給城邦教徒,將「深港合併」美化為「香港統治深圳」;背後正配合著中共維持香港「繁榮穩定高樓價」、珠三角大融合的策略。

 

至於甚麼香港是華夏最後一站、由香港建立華夏邦聯之類的怪論,可視為配合「大香港主義」春藥的潤滑劑,不值一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