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點,我肯定港獨原教旨主義者是無法回答的,就是香港人如何在每日150人的人海攻勢下保持希望?大概每四年就增加至少廿萬的中國人口,加上香港精英又移民逃離香港,在這個情況底下只會令港人越加絕望,如不在現時堵塞這一缺口,香港是無法有希望的,如同西藏一樣。那麼除了修改基本法堵塞漏洞外,港獨原教旨主義者們有何辦法?

對於港獨原教旨主義者,各位不妨用我以上的問題質詢。

目前的基本法是不堪,但國際社會,包括與香港民主勢力最親密的英國美國在內,都以基本法為香港政體的基準,英國主張基本法,美國也主張基本法,美國國會的《香港關係法》也是以基本法為基礎。國際社會及組織,都是承認基本法。這是無可奈何的事實,所以修改基本法是一條國際社會「明白」的救港方案。

我支持港獨派遊說國際社會棄基本法,支持港獨的新憲法。而要做這一點,港獨派就應該提供一部新憲法給國際社會參考。因此我希望你們理解制憲或修憲做的,是為你我爭取共同的時間及空間,也可以是你們新憲法的參考。

某些港獨原教旨主義者(假扮的),如黎志恆又會說,修改了基本法中共也不會守約。借一國兩制之失敗,攻擊永續基本法(他的文章我就不分享了),我在這些就花點時間駁斥一下這種說法,以正視聽。

一國兩制之所以失敗,是源於香港人沒有真正捍衛的決心,及香港最大的所謂泛民政黨以奴才心態忠於一國之下,不敢越過他們自我想像的「中共」主子的禁區半步。正如遊行示威自03年後之所以失效,是源於遊行行禮如儀均是以「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的主導思想拑制,對政權根本不痛不癢。

所以一國兩制之失敗,是因為港人缺乏勇武抗爭,及假戲真做的智慧。而永續基本法之成功,將會是因為港人勇武抗爭,及假戲真做的智慧;要以戰國藺相如之勇武,玉石俱焚之決心,弄秦王假賞玉之戲成真。而且同一道理,港獨之將會成功,也必然有賴港人勇武抗爭,及將港獨弄假成真的智慧。

黎志恆此等因為個人失德而遭掃地出門的叛徒,別以為靠攏聲勢浩大的港獨派,就可以歪理連篇借勢攻擊陳雲。而港獨派也應該認清此等小人不學無術,意將港獨形式化,以形式主義攻擊實然主權,導引港獨走一條華而不實的歪路。

很多在早期本土運動中,因為失德而被掃地出門的人,他們一個轉身就假裝成港獨主義者復活。這些人是投機主義者,他們不真正關心港獨是否成功,港獨只是他們目前一刻可以翻身的踏腳石。

推動港獨的年青領袖,請汲取前人教訓,別輕信品格低下的小人。前人開拓本土路時,已經被這些小人出賣過一次,以認清這些人的卑劣的人格。如果開拓港獨路時,又再讓這些小人有機會,這是白白浪費了前人的功夫。

我再次勸告,港獨派千萬別形式主義,這真的是死路,是歪路。

各位認同的話,請做好心,分享給你身邊的港獨支持者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