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淚,從來是最利害的殺人武器。

 

沒有性別局限,男女都可以用眼淚去殺人。

 

懂得先用此計,固然聰明。但你先被打壓,更易出手,只要你懂得將計就計,運用眼淚去反攻,就可以擊敗對手而獲勝。

 

宣布「停止選舉活動」並不代表選舉活動真的停止。所謂選舉活動,無非就是宣傳自己,用眼淚宣布「停止選舉活動」,頓時成為傳媒焦點和街頭巷尾的話題主角,本身就是最佳的選舉活動。

 

再講,選舉根本不能放棄,投票日選票上仍然有你的名字,選民仍然可以投你一票,而同情票的力量,比你唉破喉嚨叫人投你一票更有效。

 

好多人話退選事件好恐怖,但我睇唔到件事有咩恐怖。這場偽選舉由第一天報名政治篩選已經是鬧劇一場,而香港偽立法會本身就是一個殘缺不全的議會。幾百萬人生活在殘破的制度中,而自我感覺良好,以為香港仲有法治,仲未夠恐怖?要見到疑似恐嚇及退選等怪事才覺恐怖?

 

如果話有黑勢力要阻止某人參選,黑勢力大可在報名前把它不想見到的候選人弄走,根本不用在選舉中途做手腳,仲要有咁大破綻讓人知道是誰做!一段沒頭沒腦的錄音,能證明甚麼?有心恐嚇你,卻多次在錄音中大大聲聲講出恐嚇者的名字,有冇咁傻?只有卡通片的反派角色才會咁做。

 

如果這股黑勢力連咁白痴的破綻都露得出,證明佢根本就唔夠黑,只是又蠢又傻。要不然,這只是一場插贓嫁禍的戲。

 

而真相,永遠不會有人知曉。不管怎樣,仍然寄望甚麼廉署和警察會調查的人正白痴。又或者,真係對這場偽立法會選舉心存寄望,以為你自己投票真的可以改變甚麼的人,正一白痴!

 

這種偽選舉只是精神鴉片,讓你醉生夢死藉著選舉去臭罵你不喜歡的人而換取快感。這種偽選舉只會讓你沉淪下去而不懂反抗。香港人只有徹底放棄對偽特區政府和共匪集團的信任,徹底放棄對偽選舉、偽法治的任何幻想,合力驅走奸黨,繼而變更國體,方可重生。

 

新界西候選名單︰
陳恒鑌、何君堯、黃俊傑、馮檢基、周永勤、田北辰、黃潤達、梁志祥、朱凱迪、郭家麒、麥美娟、尹兆堅、李卓人、湯詠芝、張慧晶、高志輝、鄭松泰、呂智恆、鄺官穩、黃浩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