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獨思潮在香港已經興起,由2014年港大學苑出版以公民民族主義為理論基礎的《香港民族論》,到香港民族黨的成立,民調指出有17%的人支持香港獨立,以至近日十數間中學成立本土關注組,宣揚中港區隔、香港獨立的理念。均可見香港獨立已成一不可忽視之政治議程。但面對新思潮的興起,似乎泛民和中共不知所措,自亂陣腳。此文希望探討泛民和中共一些對港獨思潮的理解,並指出當中問題。

建制派的誤區 把港獨非道德化

中共和其建制派的支持者經常以「吸煙」、「吸毒」、「娼妓」等形容香港獨立。而政府、教育局更指出港獨作為一種不健康的思想不應該在中、小學校園出現和傳播。而泛民主派對於港獨雖然也沒有如建制派般指港獨有如殺人放火,但他們形容港獨時也會用上「問題」、「管治危機」,仿佛分離主義是一種具道德問題的社會危機。但這種想法才是言論自由、思想自由的危機。

首先,中共把「國家安全」、「國家一統」與道德扣上了一個必然關係。這種國家統一論早在中國在清代面對歐洲列強殖民所催生的民族主義有所關係,清代的知識分子意識到列強將會瓜分、統治中國,面對這一系列壓迫因此他們意識到民族主義是中國團結和走向富強的良藥,而民眾也在列強的壓迫中區分出我者、他者的區分,中國民族主義由此而生。但當今的中國官方民族主義卻成為了中共為了控制分離力量、凝聚國家統一的手段,而其操作和方法不斷透過製造外敵分散國民的注意力。這種的民族主義所帶來的只會是帝國和壓迫。中國本有數十個民族,而中共治下這些民族受盡壓迫,因此國家統一才是有違道德和常識,引用諸夏文化協會的說法:「中國不是民族的邦國,相反它是奴役、囚禁各民族的牢獄」。

撇除,這以上這個問題不論,香港討論任何的政治主張不應有其道德禁區。任何價值和政治理論均會作討論和批判,中國近年會討論民主化是否歷史的必然進程和最合理、最佳的模式和結果。歐洲人會就難民問題作人權、國家責任的辯論。以至五四時代,有學者提出聯省自治、無政府主義等政治主張,但即使不同意這些主張,也沒有人會因此提出禁絕一個概念的討論。因為政治主張本身不應先天賦予任何道德意涵,它應該是中性的。,

因此,建制派的類比例如港獨是「吸煙」、「吸毒」、「娼妓」絕對是有問題的。吸毒、強姦等行為在道德上明顯是有問題的,不論從任何的規範倫理學角度。但香港獨立在道德上卻是中性的,因此以道德理由禁絕港獨,絕不充分。

另外,自決是族群的最基本人權,因此香港人討論香港獨立本身乃至推動香港獨立並無問題。《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中的第一條就是:"All peoples have the right of self-determination. By virtue of that right they freely determine their political status and freely pursue their economic, social and cultural development."。政治哲學家Kit Wellman甚至指出,只要一個地區的多數人群同意下,便可以組織一個國家 。另外更有論者指出香港本身是一個民族,早在2012年,練乙錚老師引用斯大林對民族的定義證成香港是一個民族,而後來的港大學苑的《香港民族論》有更深刻探討。民族本身有其自決,爭取獨立的權利。總括而言,不論香港是否為一民族,其本身絕對有權利探討分離。

泛民主派的誤區 無視香港民族意識與只會注視中共

而面對港獨思潮,泛民主派中人往往簡化當中的問題和歷史脈絡,單純地認為港獨思潮不過梁振英治下的反響,或是中共為了破壞公民社會的手段。而下文將會為就這個兩個問題作探討。

首先有不少泛民主派對香港的觀察未有站在香港的本位,而單純的指出香港獨立的單純源於中共的高壓或是梁振英的施政問題,例如時評人吳志森所寫的〈究竟誰才是「港獨之父」?〉 ,而這個論點的問題在於其無視香港近百年的歷史脈絡所催生的香港民族意識。

引用吳叡人老師說法:「香港民族主義並非憑空出現,也不是任何野心家所能煽動泡製;它是一個宏觀的歷史社會學現象。」 香港在近百年與中國走上了截然不同的歷史道路,兩地的人民所擁有的歷史記憶、價值觀、文化等已完全不同,這已經使香港埋下成為另一個民族的種子。另外蘇耀昌教授在期論文〈The making of Hong Kong nationalism〉 指出香港近數十年的民族意識已由中國轉至香港。總括而言,如果單純地認為港獨只是梁振英或中共催生的問題,無疑是簡化問題和無視其歷史脈絡。

另一個泛民所走進的誤區是認為中共可能故意推動港獨,達至其極權管治。朱凱迪在2014年的文章〈中國回到革命,香港呢? 〉指出香港興起的本土和排拒中國的意識是會使兩地的人民減少連結,減弱抗爭力量,而北京借助推動港獨勢力達到這個意圖。另外,林兆彬在其文章《捧紅港獨派、搞分化的陰謀?》認為政府透過對港獨派熱處理,使港獨派聲勢興起,從而分化香港的民主運動。

這一系列的說法我稱為「港獨陰謀論」。而這論調的最大問題是過份注視中共的想法,而忽視了香港的訴求。要明白中共的想法和我們自身的訴求之間是沒有任何衝突的關係,即使退一萬步,中共真的希望透過不斷以高壓政策令港人有分離主義,排拒中央,由民主運動轉化為獨立運動。但追求獨立主權本身香港人的盼望。因此用中共內心想法推導出香港獨立運動是有問題似乎犯下不相干的謬誤。

本土派素有一個論調認為泛民存在是中共維穩的手段。泛民過往三十年的民主抗爭沒有任何寸進,泛民作用只是為了讓香港人民認為香港有健全的制度和部分民主,是香港人民的麻醉劑,做成維穩效果。假如港獨陰謀論成立,為何泛民的維穩卻沒有問題?筆者無意否定泛民多年民主抗爭的意圖,只是希望指出沒有實證意義的陰謀論沒有討論價值,任何歷史表象也可以製造出不同立場的陰謀論。

而另一點值得質疑是港獨思想出現是否會使中共的管治更容易。過往的民主化運動在中共眼中是內部矛盾,因為泛民和中共始終有一個中國的共識,是可以統戰的。早前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更說過泛民是建制派,可見一斑。相反港獨、本土思潮是中共的外部矛盾,絕不可能化解。另外,本土派出現後中共無法統戰他們。同時,港獨派、本土派對於行動的策略和底線更是極端。在年初一騷動、光復行動等事件中可見本土派對於香港做成強大管治壓力和高昂的管治成本。因此中共希望扶助本土派以方便管治似乎難以成立。

合理的進路 香港獨立問題的兩個思考

要討論港獨思潮,我認為首先討論的是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應然性問題,即香港應否獨立。第二個是實然性問題,即香港可否獨立。

香港應否獨立的問題。要探討的是香港是否值得擁有主權等問題。至少在討論時可以參考不同的政治哲學家的理論,例如假如一個地方的少數族群有獨立意圖,有沒有正當性獨立。或是香港是否一個民族?甚麼條件構成一個民族?同時如果香港是一個民族,她本身可否獨立? 或是就本土派的概念作定義,甚麼是香港人,香港人與中國人的分別在那(假如有)?

實然上的問題更為容易討論。目前其實統獨兩派的討論均是極為粗淺和簡化。例如時評人黎則奮在其文章〈也談港獨〉簡單的指出因為水資源和地源,是不可行 。而獨派的民族黨在宣傳單張或是集會簡單指出中國也是全球最大糧食進口國等。但對於獨立後的港中關係、地緣政治、能源、食水、外交等未有詳細探討。因此不論是支持或反對港獨的人,必須要就這些問題作深入討論。

香港獨立成為一股新興的政治力量,假如對港獨立場還是簡單地作斷言說不可能,或是輕視港獨思潮,認為這只是一國兩制的失效或中共的陰謀,最終只會落後於形勢,走進歷史的墳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