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雲永續基本法的弱點,在於其靠嚇又不去盡,與一國一制沒甚分別。大家可以試想,一旦如陳雲所言,二零四七在無永續基本法下變成一國一制,那代表著怎樣的情況?即中國法律在港通行,這是從系統論得出。只有部份中國法律實行在港的話,原則上仍是兩制,情況就如今天一樣,兩制下任中共魚肉。那麼,一國一制又有甚麼問題?

問題就是中國的整個法律系統若在香港出現,將不止陳雲講的房地產有問題,而是全球將放棄香港,最後令港中一同毀滅。例如,中國的 SVAT(增值稅)、勞工法例、個人入息稅由現在的改成 Withholding 模式、軍隊建施、黨委盤據大小公家及私家的組織,任何一樣都不是香港承受得起的,而中共真會不顧及這些去破壞一國兩制,導致港中皆亡嗎?這就是反證陳雲永續基本法乃鬼話,而他仍然言不由衷去推廣的原因,正是因為他乃投共者,故此他才會用靠嚇來令香港人相信永續基本法是生路。

事實上,在基本法仍然運作的今天,中共已然上下其手,對香港不斷進行破壞,那陳雲又怎樣保證,永續以後情況有所逆轉,何來出現令中共變成斯文的誘因?再者,永續基本法是龐大議題。他的建立本身需要大量的法律顧問,以及專業律師才可以勝任完成。可以回顧一下,不論是網絡廿三條中,教唆鄙民到白宮網頁作虛假聯署;抑或是回應楊岳橋,不能採用行政手段限制新移民,均看到陳雲不論法律及外交的認知,乃是如何薄弱。

從陳雲對於法律及外交細節範疇之表現,可以合理推論得到,他根本沒有能力完成「永續基本法」。更加不要遑論,由二零十六年,直至二零四七年為止,中間有多少的政治事件、世界變化,影響二零四七年的現實環境?孟子云:「吾力足以舉百鈞,而不足以舉一羽;明足以察秋毫之末,而不見輿薪」的鬧劇,正好印證永續基本法之荒謬,連眼下推翻梁振英、如何落實民主體制,一年內要決定的事情,大家均力不從心,又有何說服力改變三十年後的環境?

而陳雲主張的城邦建國,反對香港獨立,理據是「香港擁有實然主權」。苟如是,香港為甚麼要改革?為甚麼要推行他口中的城邦建國?現實的環境,就是中共毀約,才會出現民間抗爭,那即是說,所謂「香港擁有實然主權」,只是一種口述,你當成是口術亦無不可。城邦建國的內容,卻是借助修憲永續基本法,與中共重新立約!以重新立約為鬥爭手後,與不斷毀約的獨裁者談判,這個更為離奇,基本法是中共單方面為香港建立的,要修要改,最終的決定權還是在人大手上,這是法理,好講「道理」的陳雲如何解釋?永續基本法,頂多撇去第五條「五十年不變」的條文,但除此之外,一無所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