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論本來方案定係學者方案都好,全民退保都係一種資源重新分配式(redistributive)嘅退休保障。不過個post講小麗嘅,我就集中講佢個學者方案。嗱,唔洗屌我法西斯住,睇埋落去先。對有需要嘅基層長者伸出援手,實屬合情合理,但絕非透過「全民」呢個方式。政治講緊嘅,就係資源分配。而小麗提出嘅全民退保,無資產審查,不論貧富都劃一派錢,就明顯係一個「資源錯配」嘅行為。你無論有咩理由,都無可能作一個必然地資源錯配嘅決定。何況你同我講你嘅目的係扶貧?錯配嘅資源本身可以落返基層身上架喎!小麗唔止一次喺公開場合提過:「一個免審查嘅全民退保,先可以令老人家有尊嚴咁拎錢」(意思係咁上下啦)。問題就嚟啦,你話老人家唔想拎綜援,覺得自己係負累都尚算講得過去。但係一個講明係「退休金」嘅款項,又何來標籤呢?你有付出,老咗保你安享晚年,平常不過。所謂「尊嚴問題」通常都係源於「好食懶非」嘅印象,而「無審查」派發退保,正正會給予更多「好食懶非」嘅人利益,真正造成「尊嚴問題」。換句話講,同劉小麗所講嘅情況係完全相反。資產審查,從來都唔係歧視,而係令真正需要資源嘅人得到幫助。你劉小麗係咁想扶貧,就更唔應該免入息審查。就算好似你講稍微有錢嘅老人都要幫助,你咪將個標準set高少少囉,做咩要免審查,做一個必然資源錯配嘅決定?

 

其次,就係好多人提到單程證審批權嘅問題。每日150個單程證呢D我相信大家都知,新移民拎綜援揸靚車、打扮光鮮嘅新聞相信大家都睇唔少,咁冇工作過嘅人拎呢筆退保實在又於理不合。又或者一個工作左30年嘅人同一個工作左2年嘅人拎到嘅錢係一樣,咁對於前者又實在唔公平。若然好似英國嘅退保咁樣:以35年為期,供完先可以拎到全數保障;供唔夠35年,就會按比例減少。咁樣就符合多勞多得嘅公義好多。新移民、雙非問題亦同時令學者方案計咁多數都係一張廢紙,因為佢地根本無法計算得到未來人口會因此而增加幾多非勞動人口,對於供款者同受益者數量根本就冇一個準確嘅計算。香港一直以來咁吸引新移民就係在於佢嘅福利,若然你再加多筆全民退保,你估對佢地黎講吸唔吸引?
而成個學者方案入面,最令人無法接受嘅就係爆煲問題。世上任何福利開支,一開就只能增不能減,爆煲只係時間問題。

 

(話時話,唔好講咩「唔係福利係權利」,權利係唔應該建立喺剝削任何其他人的權利之上,呢個係普世人權嘅基本,請唔好人講你又講,學埋左膠D衰野。)

 

隨住人口老化問題愈發嚴重,老人選民愈來愈多,民粹壓力只會持續加碼,最終導致加稅,甚至慣性財赤。佢份學者方案話續行到2063都冇問題,咁之後呢?爆煲只係時間問題,為左當代人享福,摧毀下一代嘅未來,你唔係咁缺德呀嘛?更抵死係,嗰份「全民養老金」學者方案入面,提到「若政府能夠實行積極的人口政策如鼓勵生育、改善托兒服務等,香港的勞動人口將會上升,而有關基金的結餘將會大幅增加,所以基金不會出現所謂『爆煲』的情況」。喂大佬呀,你唔好咁痴線啦!根本現時經濟狀況,加諸樓價物價高企,先係多數人不願生育嘅主因。亦係構成人口老化的一大原因。呢句說話嘅意思就係:「我地針對個問題有個對策,個對策雖然大家都話會出事,但只要冇左個問題呢,個對策就唔會出事嘅」— 即係你地自己都認定會爆煲啦。你估你鼓勵完生育就唔使用錢養細路咩?生個細路嚟交重稅、一齊捱世界呀?有乜理由做個咁大嘅假設,要全香港同你一齊跳落火坑呀!加埋上文提及難以估計非勞動人口嘅增加,真係只有更差,沒有最差。

 

就算你學者方案由一般「隨收隨付」(Pay as you go) 轉變為「部份預籌款項」(Partially Pre-funded) ,都只係由直接變為間接慷子孫之慨。你舊錢用完嗰日,咪又係轉返「隨收隨付」。稅項留俾其他人,自己穩穩陣陣收錢。制度成形後子孫已無權反對,硬啃苦果。

 

最後,想同各位講,香港嘅議會制度係唔正常架,你選佢入去,佢都唔可以提出方案。議員提出修正案亦因為功能組別及分組點票機制而無法通過。依家個議會,需要嘅係一個入去衝擊議會嘅人,唔係行溫和路線、「斯文」嘅劉小麗。

 

**小麗於六四七一合共籌咗28萬,點解郵遞要籌30萬?點解要Del人cm?點解佢提供嘅數據計出黎個開資係23萬7千?點解咁都仲支持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