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說過,泛民主派敗筆,在於一個「泛」字,泛即散沙,軟弱無力。誰知泛民還可有個更不堪的稱號—他們開始自稱「非建制派」。

名正,則言順,則事利。名字對一個人或一個團體至為重要,俗語云:「唔怕生壞命至怕改壞名」,你看香港眾志就知道。「非建制派」,一看就知道是一個萬年在野黨的名字,泛民連正名都不敢,遑論言順事利,還是早早收檔為佳。

毛澤東會否自稱「非國民黨」?蔣介石會否自稱「非共產黨」?白痴,你是共產黨員,就堂而皇之自稱共產黨,你是國民黨員,就磊落大方自認國民黨,然後互插對方「反動派」、「共匪」。那會有黨派將敵人的名字冠在自己頭上?

除非泛民都沒當過「建制派」是敵人。

本來好好的有「保皇黨」可以用,因為親共媒體開始用「建制派」漂白共匪爪牙,泛民也就傻傻跟隨,自以為政治正確,最後「建制派」取代「保皇黨」,成為主流對共匪爪牙之稱呼。對敵人,講什麼「政治正確」?泛民不但不是全力言論上攻擊政敵,最後更淪落得要用政敵名字作自己名字了。

除非泛民當「建制派」是互利共生的假想敵。

泛民對本土派就不那麼禮讓了,「熱狗」、「笨土派」、「青城派」,這些具攻擊性的花名琅琅上口,又不見他們會自稱「非本土派」的。

明顯,他們其實知道該怎樣稱呼敵人的,本土派,才是他們真正的敵人。

幸好,香港的青年們沒那麼戇鳩,是獨派就獨派、城邦派就城邦派、歸英派就歸英派。九月四日,對著「非建制派」那班「非男人」、「非女人」的熱性拉票,只需一聲冷笑:「非也非也,我只投『非飯民派』」。

註:拙文乃受賴叔的一段話啟發,感覺他說的比我還是清晰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