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制憲與永續《基本法》本來是兩回事,某複合政團而今將二者等同,未知理據原因。《基本法》根本沒期限,永續《基本法》是偽命題,由港人主動授權中共統治香港;而永續《基本法》的所謂政策溢利絕無保障。永續《基本法》附帶方案乃是香港同深圳東莞惠陽合併,結果二千三百萬中共國人隨時可來港定居。

二零一四年全民制憲方案要求行政長官、問責官員、立法會總辭,為期九月,修憲委員會包括至少一半立法會民選議員,另包括學術界、法律界憲法專家,民意代表,另可能選些公民代表。修憲委員會修改基本法,主張通過後,交公民投票,公投通過後,變成《基本法》修改部份,有法律效力。故此全民制憲原本可包括港獨選項。

另一方面,熱血編輯部本年三月二十九日: 「xxxx、xxxxxx及xxxxx早前宣佈...參與立法會地區直選...以『五區公投,全民制憲』為共同綱領...制憲運動收集民間對現行《基本法》的意見後,將推動修改憲法;五位議員屆時將發動五區辭職補選,以民間制定的憲法為議題發動變相公投,重寫香港憲法,令《基本法》成為真正保障港人利益的憲法。」可是現時xxx排除港獨(xx及xxx會多次公開表示反港獨),經已不是回應民間聲音了。

永續基本法同屬xxx五名候選人政綱,與「五區公投,全民制憲」並行。熱血編輯部(二零一六):「xxxx、xxxxxx、xxxxx組成「xxx」聯盟...提出「五區公投,全民制憲」,推動永續《基本法》,解決《基本法》在2047年的期限問題。」

翻查成本《基本法》,根本沒有期限(expiry date),唯獨基本法第五條道:「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五十年不變」指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非指基本法本身,而且無話五十年後,變抑或不變。故《基本法》只可修或廢,毋需續。永續《基本法》即是香港人主動重新確認香港永屬中國,令中國對香港的統治得到香港人授權。須知道中英談判香港前途沒港人參與,中英聯合聲明香港人沒份簽,《基本法》由中英聯合聲明而來,一直未得到港人授權。

永續《基本法》包括永續第一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如果xxx得選民授權,選入立法會,提出永續《基本法》,而獲通過,則以後無論中共怎樣摧殘香港,香港都不可能獨立革命,只因出師無名,提出香港永屬中共者,港人自己也。

永續《基本法》倡導人,《城邦論》作者,二零一六年八月十六日〈確定自治地位,中港和諧共存〉 一文又謂:「《基本法》永續,香港將確定自治地位...一國兩制的基礎,城邦自治、邦聯建國的參考,是英國的自治領(dominion)。香港的《基本法》一旦永續,將與中國確定邦聯關係,主權國之間的confederate relation,那就是早期紐西蘭與英國在大英國協(commonwealth)的邦聯關係。」

以上假定中國同英國一樣是民主憲政國家。然而,《城邦論》作者本年五月二十二日面書自己指出英國國會「憲政民主」,而中共是「極權國家」,「仍未民主化、憲政化」。試問極權國家如何會識得尊重自治領邦聯關係?

《城邦論》作者二零一六年八月十八日面書聲稱永續《基本法》有「政策溢利(policy premium)」:「因為中共也同樣需要永續《基本法》,故此香港在爭取永續的時候,可以提出附帶的議題,那就是確定自主權、展開雙普選」。然而中共不斷破壞一國兩制,公然違反《基本法》,近來更變本加厲,例如干預廉征公署、港大校委會、醫委會、立法會選舉,派人直接來港捉異見人士林榮基李波,打港獨領袖梁天琦。然則,永續《基本法》後,香港人承認中共是永遠的宗主國,如何能夠保證中共會遵守諾言,給予香港自主權、雙普選?觀乎中共一向處事手法,其勢必更加肆無忌憚,盡情摧殘剝削香港。中共出了名過橋抽板,背信食言。例如一九四九年,中共進駐上海前,承諾上海商界、以至於平民百姓,入城後會保持上海原有生活方式不變,但結果如何,大家都知道。

除了政策溢利外,永續基本法尚有一驚人附屬方案。《城邦論》作者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日面書:「一旦香港主權以永續《基本法》的方式確立,香港成為附庸國,中港之間取得互信,中共將委託香港治理深圳、東莞及惠州,推進中國現代化。」《城邦論二》(二零一五):香港城邦成立二環帶,接管深圳、東莞、惠洲,「可以防止香港城邦攪港獨,共產黨可以放心。」原來香港城邦擴充至大陸地區的計劃,志在防港獨,令中共「放心」。《城邦論二》又道:外環帶居民「給予境外香港居民身份,福利稍遜,護照可以用香港境外居民護照」。書中辯稱香港接管深圳,並非「同城化」,深圳國民「進入入香港,依然維持出境手續。」但二零一六年新書《希望政治》進一步用到深港「合併」一詞:「香港可以與北京商議,取得深圳轄區,逐步擴展到東莞和惠洲...下一步就是與北京和深圳市商量,部署港深兩地合併。」合併,《漢語大詞典》解釋為「結合到一起」。在商界,兩間公司合併便變成一間公司,不會有任何區隔!深港講得「合併」,即是水乳交融,自然有身份證派給深圳的人。

查深圳、東莞及惠州三地人口共二千三百萬,一旦與香港「合併」,二千三百萬中國人就隨時可來港居住、工作、取福利、投票等等,無異中港徹底融合。舉個例,到時即使中共給予香港雙普選,但由於二千三百萬原中國人已變香港選民,本土人士在香港淪為少數民族,選到的特首同議員都勢必是講普通話寫殘體字的人。

其實,《城邦論》作者二零一四年六月十八日面書也曾警告:「剷平新界東北,接通深圳,打造「香圳」市。各位要醒目,這是《文匯報》的消息。香港同深圳接通的結果,除了香港文化毀滅之外,各位離地中產、有樓中產都要醒定做人:香港樓價會大跌。」同年六月二十三日面書又說道:「東北保衛戰,一定要出擊,否則香港邊界失守,全城破局。深圳人用東北區的居民證件免簽證大量入境居住之後,開始中港邊界模糊,香港樓價大跌,工人薪金大跌,香港無得救。」

總而言之,永續《基本法》方案偏離全民制憲,排除港獨選項,令中共暴政治港得到港人授權加持,倍增合法地位,更兼泯滅邊界,中港共融。茲事體大,七百萬人身家性命財產,繫於一線,全港市民三思為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