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相繼有官員及校長會見傳媒,並多次重申港獨議提不能進入校園,此話確實令人費解。何以港獨不能在校園討論?種種反對的論調也是集中於違憲違法、政治不應入侵校園以及「港獨沒有討論餘地」等理由打法市民。但使用這些理由更顯政權的虛怯,因為這些理由通通都站不住腳。

試問「港獨」如何違憲違法?此話難以理解,只局限於理性的談論而非付諸實行,何來違法之有?若然思想也可以入罪,我應該是生活在聖經的世界。另外談論「港獨」更非違憲,憲法有清晰的修改程序,例如基本法第159條便清晰例明修憲的方法,若然「港獨」在社會上有共識是可以透過修憲以達成的,因此絕不會違反憲法。更甚者以中國為例,單單是中國憲法已經有4次修訂,為何談論「港獨」會違憲呢?

另外政治不應入侵校園之說更是謊天下之大謬,學生學習每天也受政治影響,最熱衷將政治帶入校園正是現今的政府,「普教中」、「跨境學童搶學位」、「強推國民教育」,有哪一樣與政治無關?政治早已入侵校園,理應更早令學生明白到社會上究竟發生什麼事,討論自己的未來。

至於「港獨沒有討論餘地」之說更是離譜,顯然是想不到理由才忽發此言,世界上任何事情都有討論空間,這是屬於言論自由。至於「港獨」議題,單單在《香港民族論》一書中已可見其討論空間之遼闊,由應否港獨到港獨後的發展也可作詳細討論。梁振英若說「港獨沒有討論餘地」,倒不如一搥定音,直言中共不允許香港獨立更說得過去。

所謂「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川壅而潰,傷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為川者,決之使導;為民者,宣之使言。」當前港共政權以權力粗暴破壞香港人的言論自由,理應透過法庭裁定政府違反基本法。防民之口能防一時,但長遠下去必定遭受缺堤般的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