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面臨赤化嚴重,一小撮人甘為奴婢,權力無限延伸,任意打壓異己,種族清洗香港人!和平變革是否到了盡頭,就由今屆立法會選舉定奪。今屆立法會選舉是最後一屆,是香港人投票抗赤,和平革命的最後時機。眼見梁天琦、陳浩天、陳國強、賴綺雯、中出羊子,被篩走,只因選委員主席何匪麗嫦一句「我認為」、「我不相信」,「鼓吹港獨」,我深感憤怒,質疑選舉不公,選委會雙重標準。

 

港中矛盾加劇,走私當道,文革再興,全因基本法千瘡百孔,迫使人民反抗,走上街頭,衍生遮打革命。

 

我參與遮打革命,九月二十六半武裝上前,被同路人恥笑,黯淡離開。見盡金鍾陣營(雙學、泛民、人力、花生台、社民連)篤魁、抹黑、讓步、高歌忘恨,死守和理非路線、阻止素人演唱和衝擊、以及11月30日晚佔領龍和道,我心灰意冷,無力變天。只因人微言輕,唯有揮袖離去,愁眉苦臉。

 

遮打後期,眾人創傷極大,唯鄭錦滿上金鐘拆大台,揭穿左賊真身,鼓吹勇武抗爭。他一路走來,面對抹黑打壓,跟縱滋擾,仍知行合一,跟抗爭者,齊上齊落,思行敏捷,成為素人典範。

 

其後港大委任、旺角事件、以及2047地契問題,香港人終必覺醒,認真探討文化語言、樓宇按揭,以及永續基本法。以前的議會、示威,都是政府做題,土共護航,紙媒抹黑,泛民割蓆,本土派一直處於守勢。

 

新東補選過後,熱普城團隊宣告參選,盡早擺街站,竭力宣傳。我多次見到他日以繼夜,拋身參選,盡地一鋪,出戰立法會,教我動容。最後我放下鍵盤,丟棄偏執,走上街站,提名四眼,為港島候選人 7 號鄭錦滿、鍾琬媛團隊站台!

 
如今參選,是以反守為攻,撥亂反正,光復本土,垂範東亞。熱普城團隊,主張五區公投,全民制憲,永續基本法——假借立法會辭職補選,以民間修憲的基本法,為補選政綱,變相公投,帶入議會,跟中共重新立約。從巴拿馬文件流出,到泛民候選人,跟隨永續一國兩制或探討2047,已經充分反映中國需要香港,中共需要香港的國際關係,和香港的人才。中共官員親戚掌控不少銀行企業,但都要熟悉國際貿易、物流的叢林法則,不容許一小撮人摀亂,否則一拍兩散。

 

從素人抗爭就推動制憲,必需要知行合一,死守善道,兼聽齊明之眾。跟見眾多議員「疊聲當爭取,投票當做嘢」,為反對而反對,根本從未準備執政,導致香港人營役返工,為生存、為讀書而頭痛。

 

從西方歷史出發,科索沃、愛爾蘭,都是先跟各政府重新立約,貫徹實然主權,爭取更大的自治空間,捍衛當地族人之生存空間。從理性角度出發,我們香港人要嘗試推薦想做就做的新人入議會。從感性角度出發,就是鄭錦滿、 鍾琬媛一直努力改進,主動出擊,豁出所有心血,全情投入﹐成就香港立國的第一步。

 

見花生台滋擾毓民街站,暴力拆台,我憶起初衷,旗幟鮮明,站在鄭錦滿這一邊!

 

香港島候選名單:黃梓謙、劉嘉鴻、葉劉淑儀、何秀蘭、張國鈞、詹培忠、鄭錦滿、羅冠聰、沈志超、王維基、徐子見、.司馬文、許智峯、陳淑莊、郭偉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