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前的晚上,發現家附近出現了一隻野生的奇異花,便匆忙趕至收服。牠的CP值只有九百多,不高也不低。我不僅餵了樹莓,投擲高級球的同時還掟出了訓練員生涯第一個Excellent Throw,誰知道牠仍從精靈球裏掙扎出來。最終牠逃走了,浪費了十多個高級球之餘,我更奉獻了血液,給蚊子助產。

 

如果成功率是零,零乘以一百始終是零。

 

我氣惱了,跟看著小智輸掉卡洛斯聯盟決賽一樣不甘心。心中暗罵,怎麼沒有對戰功能讓玩家先把野生小精靈打至殘血才去收服。

 

Pokemon GO的玩法及更新進度,實在有許多值得批評的地方。然而,不得不承認的是,我依然熱衷於玩這遊戲,而它贈予我的快樂不只是實現兒時夢想。

 

它沒有好友或隊友功能,但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卻增多了。短短三個星期,我與不同的朋友相約了不下十次,逛盡各人的住區、熱門的巢穴、或櫻花盛開之地,四處收服小精靈。已經無法分辨 — 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以掃蕩Poke Stops為藉口跟久違的朋友吃飯見面?抑或藉敍舊之名讓自己走訓練員之路不必孤單?不過,停下腳步拋出精靈球的同時,與朋友一同分享那緊張和雀躍的感覺,望見大家都披上時間布變回十歲小孩,感到欣慰。

 

Pokemon GO成為溝通關係的橋樑,也縮窄了跟親戚的代溝。雖然我沒有一家幾口茶餘飯後齊齊化身訓練員的天倫之樂,卻樂於跟表弟妹交換心得,甚至與相差三十歲的長輩談天說地。反觀以前,面對他們的時候多數都覺得煩厭囉嗦,大人永遠不懂年輕人的世界,敷衍了事。如今,則願意講出自己的想法,也嘗試聆聽。

 

打開話匣子,就是這麼簡單。和認識的人如是,和陌生人亦然。

 

試過有叔叔前來請教道館打法,也試過被問到知不知道某小精靈的出沒位置;有路人愛管閒事,見我一臉徬徨的樣子,主動告訴我小精靈的出沒位置;一次去捕捉鯉魚龍的時候,旁邊的玩家的手機只剩下百分之二的電源,另一個玩家馬上借用流動電源給他。我在想,其實人未至於那麼冷漠和不值得信任,只是我們為世界的一切設下了複雜的前設。

 

正如電視劇《三一如三》的主角講到:「當大家都放下自己原本的身份,成為精靈訓練員的時候,所有事情都可以變得很單純。」 ─ 即使世界各地還有壞份子利用遊戲犯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