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華夏一統,始於清末梁啟超,並由孫中山一代完成論述,變成中華民族嘅概念。中華民族,從來都唔係純血源論,否則就唔會有民國既「五族共和」同後來既「五十六朵花」嘅概念。所以動輒鬧人「你係黃皮膚,黑眼睛,就係中國人」,根本毫無邏輯可言,因為「黃皮膚,黑眼睛」既包括一定非中華民族既日、韓、越、緬民族,亦排除左理論上係中華民族既維爾吾族。係香港,更加排除左幾代世居香港,佔人口一成嘅少數族裔。所以中華民族訴諸血統論,本身就係謬論。

當代北京政府既中華民族論,亦建基於共同歷史。但係官方嘅現代史,始於鴉片戰爭,而香港係該次戰爭後,經已脫離清帝國,歷史雖然相近,但卻係兩條軌跡。最簡單,中日抗戰八年,但係香港只係淪陷三年零八個月;香港嘅探長時代、成立廉署、警廉相爭等,亦係獨有歷史。簡單而言,香港開埠之後,當然會受整體東亞史所影響,但正如加拿大會受美國歷史影響一樣,影響唔等於同源。
要訴論歷史論,所謂「香港自古以來係中國領土」,就必需要忽略1841年至1997年既香港歷史,同時將官方口中既古代史(註:1841年之前既華夏史),變成歷史論嘅根本。但悉尼係1840年由流放區轉型成殖民地,墨爾本則建巿於1847年,都同1841年香港開埠同期。悉尼同墨爾本由英國人開埠,故此澳洲人1840年之前既歷史,就係英帝國歷史。故此,如果十九世紀前既歷史係比十九世紀後既歷史重要既話,澳洲就唔會獨立成族。

而且訴諸遠古史,華夏歷史上下五千年,就必定會出現邏輯矛盾。蒙古西征,遠至維也納,咁中亞諸國,係未又係中國自古以來既領土?商業、科技、文化最興盛既宋朝,現今中國嘅版圖,分為遼、金、宋、西夏、大理、吐蕃等國,係未又論證左華夏分裂,文明進展速度先係最快?三國既英雄時代、元末嘅群雄爭霸、民初嘅華夏文藝復興,全部都係缺乏大一統政權之下,歷史故事發展反而最快最有趣。所以一旦訴諸幾千年嘅歷史,唔同時代既歷史嘅結論,可以令「咩嘢係最適當華夏政體」既答案截然不同。(註:此為學術所論之「應然政體」)所以中華民族論,尤其係香港本地老一輩嘅「大中華膠」,往往係文化論者:因為你活係華夏文化之下,所以你就係中國人。依一點,係網上漫駡可見一斑。帝吧出征嘅小粉紅,經常會鬧港、台年青人「如果你唔認係中國人,就唔好用漢字,唔好過春節。」訴諸文化論,核心理論就係文化同源,就應該擁護共同政府。日韓亦受儒家文化影響,但無論係日本《華夷變態》論定係朝鮮「小中華」論,都探討左朝廷失去文化領導權之後,諸小國應如何自處。

《華夷變態》成書於日本江戶時代,認為明朝崇禎登天之後,「大抵元氏雖入帝中國,天下猶未剃髮,今則四海之內,皆是胡服,中華文物蕩然無餘,先王法服,今盡為戲子軍玩笑之具……陷虜,唐魯才保南隅,韃虜橫行中原,是華變於夷之態也。」因為清朝強制執行剃髮易服令,完全清洗傳統華夏文化,所以日本認為,清朝已經失去華夏文化既領導權。而保存左唐朝制式既日本,反而係華夏文化既領導者。當然,後來依個講法,提供左日本侵華既理論背景。

朝鮮嘅「小中華論」亦認為,清朝一改中原文化,已經喪失領導華夏之權。雖然朝鮮係弱國,所以仍然奉清廷為宗主國,但係士大夫認為朝鮮係君子之國,君權可以上溯至商末箕子,故此朝鮮有責任,亦有正當性,繼承華夏文化。依個思想,一直到二戰之後,韓國因為去日本化而廢除漢字先慢慢退潮。今日古裝韓劇既宮廷服,其實係明朝衣冠,可見文化有一定承傳。

因擁有共同文化,而將政治領導權交付單一政府,外國亦有例子。西方文化,始於希臘羅馬。羅馬帝國沒落之後,神聖羅馬帝國號稱第二羅馬,並受教皇封冊,理論上係西方基督教世界之主。拜占庭政府,則成為東正教既第二羅馬,係東正教世界既共主。到1543年拜占庭淪陷,一批拜占庭教士、學者、官員流亡至莫斯科,四年後莫斯科大公伊凡四世首稱沙皇。沙皇一詞,就源於「凱撤」,所以俄羅斯自視為第三羅馬。所以西方世界,亦有文化共主一說。但係文化復興,始於威尼斯城邦,再由荷蘭、英國、德意志諸王侯國繼承,同一眾繼承羅馬嘅朝廷脫鉤,並且互相競爭,奠下日後歐洲社會嘅發展。以後幾百年來既文化推手,都非文化共主治下地區。到左十九世紀後,美國等海外社會,更加同傳統皇權毫無關係,但亦唔會否定希臘羅馬之說。到咗今日,美國仍然尊崇希臘羅馬傳統,名牌大學嘅學生,每每會讀古典哲學,形成一種文化傳承。但係現實既希臘同羅馬,政治影響力卻唔大。

伊斯蘭世界亦一樣。最近伊斯蘭國自稱嘅哈里發一職,原意係繼承穆罕默德,代神牧民既宗教政治領袖,乃所有伊斯蘭教徒嘅共主。但係哈里發嘅權力並非一成不變,中間亦經歷過類似日本幕府一樣,軍閥遙尊哈里發為君王,但實際上掌握朝綱既年代,亦有兩個哈里發同時並起,互相攻伐嘅時代。
後來最穩定嘅哈里發,當數土耳其人成立既鄂固曼帝國。鄂固曼帝國既統治手法,混合左封建制度、文官制度、同宗族制度,異常複雜。埃及國王,原來係鄂固曼帝國既帕夏(Pasha,意指總督),但又私自將帕夏一職世襲而慢慢變成附庸國。第一次大戰前嘅伊斯蘭歷史,最複雜嘅就係各省總督既權力,往往因為歷史原因而有所不同,部份名義上尊哈里發為君王,名義上官職同其他行省一樣,但又擁有實然主權。

十九世紀中後葉,各省都各自發展地區語言同文化。當時哈里發權力漸弱,但各省仍尊其為共主,帝國內仍算和平。但帝國一統之下,文化差異開始出現。到一戰之後,鄂固曼朝廷被廢,哈里發一職亦被中斷。從此伊斯蘭世界先失去名義上既共主,到了二戰之後,就紛紛獨立。

所以政體訴諸文化論,並非一成不變。日韓既處理手法,係以「華夷變態」論為基礎:當中華朝廷自身放棄儒家文化,斷絕華夏傳統,則其他文化繼承者,有權繼承文化,並負起弘揚文化之責。西歐雖有文化共主,但係文化復興,並唔需要共主承認;各家爭鳴,反而文化發展更快。伊斯蘭世界,哈里發雖係名義共主,但各省擁有各自歷史,部份擁有實然主權,文化發展,亦唔受哈里發限制。
香港上一次文化全盛期,將戲曲同傳統故事化成武俠片,後來又變成李小龍式既功夫片,再傳承後變成英雄片。金庸一輩,融入現代小說架構同寫作技巧,將傳統華夏價值觀及歷史故事,昇華成全新文學體裁。另外,《三國》故事係年青一輩廣為流存,仍係我地既集體紀憶,其實歸功於日本光榮公司同埋幾代漫畫家。文化承傳同政治一統,似乎關係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