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選舉有一個定位非常奇怪的「政黨」叫香港眾志。它既非泛民,亦非本土,當然也不會是保皇黨。而有趣的是,如此定位不明的政黨居然還有不少支持者。這篇文章的目的,就是幫港島區的讀者朋友認清事實,免得不明不白、糊裡糊塗的把選票送給不應該當選的候選人。

先從眾志的政綱入手。成立之初,他們打著「民主自決」的旗號。這點筆者早幾個月前已經批評過,在此不作詳述,簡單而言就是空談,當其他人已提出自決的出路時,你他媽的眾志還在說「自決」,實在退步。幸好,這幾個月來踏入選舉期,眾志少了提及這個口號,而羅冠聰的八大政綱,多談及民生議題,比起之前強推不堪入目的「自決」議題,可算是明智。而這些政綱當中,立場不難看出是偏左,與傳統泛民立場有所不同,的確對選民帶來一點新鮮感(當然留意本地時政的本土網民不會感到陌生)。單純以這些政綱來看,立場與九西的劉小麗和新西的朱凱迪相近,但參考12年立法會選舉和15年區議會選舉,此類泛左的候選人多不為選民支持。

那麽,我們就要看看眾志正在爭取甚麼人支持,這個可從他們攻擊的對象作參考。還記得眾志第一份政綱擺著攻擊陳雲而來—借丁權問題向陳雲發難。但不論是「初生之犢不畏虎」,向高難度挑戰為建立威信,還是「貴圈真亂」以私怨為先的心態,結果還是失敗而回,同時亦見陳雲支持者在網上的影響力。至於近期,「眾志」好像學乖了—向同選區的候選人王維基和葉劉淑儀連環發炮。這個情景實在有趣得很,若拉票,理應向泛民、本土游離派埋手,反而使其立場更清晰。但現在砲轟王維基這個中間派商人和葉劉這個中產建制派,看來是向中間派埋手—那些離地,利益之上,同時討厭689的人。眾志以兩個D—democracy和determination去反駁王維基,嘲笑王那99頁政綱廢話連篇,批評葉劉前言不對後語,這些實為炒花生的伎倆而已,對推銷自己的政綱並沒有多大幫助,畢竟只停留批評層面。舉個例子,那兩個D其實真正代表甚麼,其實它只是口號而已,並不是表達什麼高尚的立場;當眾志指出王維基那99頁政綱為廢話時,自己那「民主自決」其實只是五十步笑百步。話雖如此,這些對中間選民十分有用,皆因他們只要簡單易記的理念,虛詞、內容空洞又如何?最重要是夠juicy。

再留意一下這幾個月來的言論及「政績」。撇除那一系列的公關災難(題外話,眾志蜜月期雖短,但他們還是劣績斑斑),其實亦能看出此政黨的立場定位。這些日子,黃之鋒、周庭等人一直與泛民中人劃清界線:說自己和泛民「冇計傾」、不斷要求泛民在立法會「做點事」(如拉布等)、說明自己比泛民更有行動力(如張德江來港一事),這些言論的潛台詞實際上是「我們比他們優勝」。他們不是泛本土派,但會為梁天琦失去選舉資格發聲,潛台詞是「我們雖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們很中立」,一副對事不對人的模樣。他們也不是草根的泛左如社民連等政黨,潛台詞是「我們年輕,敢於接受新政策,且有學識」。綜合以上分析,我會說眾志的形象是年輕有魄力,仿中立而又有學識的政黨。

所以,不難看出眾志的支持者並非年輕有活力的一代,而是一班支持「學生運動」的中年男女。他們或許之前支持民主黨,但雨傘革命後。同時間對香港政圈發展的認識極為貧乏,仍然停留在黃絲、和理非就是好東西2014年9月那個時空;他們口說關心社會,實際上「討厭政治」;他們需要的,不是什麼複雜的制憲、暴力的革命、又或是傳統守舊的議會政治,而是有魄力但離地仿中立的代議士—典型香港有為青年的形象(友人說得不錯,眾志那「文青綠」就是要給人這個觀感)。難聽點說,眾志的支持者是追星的「港豬」們。

看來在九月四日,各位港島區的港豬們該如何懂得投票了。可憐九龍東的港豬們,若不是籌款不足,你們也不會像如今如此煩惱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