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恨那個面目可憎的何姓選舉主任,我的一票本來毫無懸念地投給梁天琦,全無煩惱。是那妖婦令我現在要做一個痛苦的抉擇,還要寫這篇文章去解釋,所以說相由心生這句話有一定道理。

是的,青年新政好柒,唯一的區議員鄺葆賢退黨,他們閃爍其詞不願正面解釋,柒;選舉論壇上表現差勁,柒;與花生台接觸,柒;這次的軒然大波連累損害《本土新聞》的公信力,送子彈給泛民媒體攻擊本土派,簡直是仲柒過民主黨。任何有絲毫理性的選民都不應該投這個錯漏百出的政團一票。

但我還是要把手中的一票投給他們。

我是新界東選民,如果我不投給梁頌恆,就會投廢票—別問我為何不投給某某某,這並非拙文主題。投廢票是個很容易的動作,因為它既不帶有任何責任,卻又好像負了責任一般:我盡了公民義務去投票,但同時因為沒人投得落手,所以我選擇投廢票。而且日後任何新東當選議員搞出爛攤子,我不但可以置身事外,甚或可講兩句風涼話,無他,因為那個候選人不是我選出來的。

但我不能這樣做,因為這次選舉,獨派被封殺,我必需表態,亦只能冒著撞車的危險,拿手中的一票去賭一鋪。二月時我投了暴動一票,現在也要投香港民族一票。香港民族獨立過程中或許會有很多蝦碌,有時做了柒事,但我還是要義無反顧地去撐,因為只有這條路才是我所相信的。

他們在選舉論壇中笨嘴拙舌,尤其是游蕙禎,不禁讓人要把「花瓶」二字扣在她頭上。Politic is talk,游這樣的表現自然與一個合格的政客相距甚遠。換言之,我們就是要選一些「叻」人,舌燦蓮花的大狀、專業人士,才是「正確」的對吧?然則過去廿年,我們選出了泛民無數的大律師、社工、醫生,他們又為我們做了什麼事呢?大家心中有數。

最後就是因為梁天琦,為什麼到了這個田地我還要包容那班阿斗,大部份原因都是他。看台灣歷史,陳水扁坐牢,吳淑珍代夫選立法委員,扁嫂口齒才能未必勝於丈夫,但鄉親們還是照把票倒給她讓她勝選,僅僅是因為她是陳水扁的代理參選人。台灣人憨氣很重,有時不講理智,但民主憲政有時就是靠這股憨氣推動的。我只知道青年新政現在是梁天琦的代理人,我願意為了梁做一次憨人。

我知道,這些支持青政的「理由」其實都不是理由,要吐糟隨口可說出一大堆:叫人不要含淚投泛民現在卻叫人含淚投青政、非黑即白不投泛民大狀不代表要投花瓶、毫無獨立思考為梁天琦造神……說的都很對,所以我著實沒法去呼籲讀者們投青政一票,只能勸各位自行思考:如果你支持香港獨立,又不認同永續一國兩制,眼前只有不堪但唯一的選擇,你要投一張不需負責的廢票,還是一張很可能跟車太貼,但與梁天琦榮辱與共的一票?

P.S.對於黃俊傑我實在沒辦法去撐他,我認為不應該投他一票,讓他輸得徹底,是對他與青政最大的警告與懲罰。


其他參選名單包括

九西名單: 吳文遠、何志光、毛孟靜、梁美芬、譚國僑、朱韶洪、黃毓民、黃碧雲、林依麗、蔣麗芸、關新偉、劉小麗、李泳漢、狄志遠
九東名單:黃國健、胡穗珊、高達斌、譚香文、謝偉俊、柯創盛、呂永基、胡志偉、譚文豪、黃洋達、陳澤滔、譚得志
新西名單:黃潤達、尹兆堅、高志輝、周永勤、鄭松泰、鄺官穩、田北辰、何君堯、梁志祥、郭家麒、黃浩銘、李卓人、黃俊傑、麥美娟、馮檢基、陳恒鑌、張慧晶、呂智恆、湯詠芝、朱凱迪
新東名單:方國珊、林卓廷、廖添誠、陳云根、梁國雄、張超雄、楊岳橋、麥嘉晉、鄭家富、葛珮帆、侯志強、李梓敬、鄧家彪、范國威、陳玉娥、黃琛喻、李偲嫣、陳志全、梁金成、容海恩、陳克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