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近選舉投票日,本土派社運圈風雨飄搖。

先來國師寸嘴趕客,惹來各方猜忌及獨立派支持者的憤怒。再來有青政柒事連連,候選人壇上辭辯無力,又有流料發言人,而且立場前後左右難分,背後是獨立派的加持,但候選人的肖象印在對手的聰明選民宣傳單張上。

投票日逼在眉睫,本土派支持者忽然都很“左膠”,有的說現在先“團結起來”,有問題事後修補。還有一大堆蛇神妖孽左膠私怨特務乘機作怪,說你的對家借勢“抹黑”“搶票”。本土派分裂了,香港人要再一次含淚嗎?

實情本土派的紛爭,始於各自的主張。

青政代表香港獨立,熱普城則代表香港永續城邦自治,兩方將會以票數比拼,反映香港人的意向,是傾向獨立還是自治。

本土議題能發展至今,是各方人士的功勞,本土立場得到實際的確立,則非熱普城莫屬。然而香港的年輕選民,好像都信奉“弱者”候選人決絕又有點稚氣的主張及其青新的外形包裝。即使國師料事如神,還是不足吸走青年選民的票。而國師早就明白青年選民大多不會票投給他,若不是選委會,本土派青年票都會流向梁天琦。可幸熱普城的領頭都有大將之風,他們得不到的票不但不會告急,而且不忘提攜後輩:

“我不會討好港獨的人,也不會討好支持港獨的選民。我不要愚蠢的選民來支持我,因為愚蠢的選民最終是會敗壞我的政治計劃。故此,請支持港獨的青年人,不要投票給我,不要害我。”

國師提及的30年按揭預想一鳴驚人,一下子能吸走大量黃藍豬的中產票,需要青年選票才能入閘嗎?國師明知本民前被拒入閘,港獨派的票必然會回流給自己,而代表港獨派的青政柒事做盡未必有足夠票,故此要趕走獨派支持者-本土派的自治和港獨代表若能雙雙進入議會,將話題轉向完全自治和獨立之爭,挾逼中共,你說多麼的好?

而即使國師最終不夠票進入議會,魅力非凡的雙黃一樣可以把持議會,逼迫那群抄襲永續基本法政鋼的賣港賊和禮義廉。

本土派,隨心投票吧,因為愚蠢的選民最終是會敗壞國師的政治計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