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年前,泛民主派在立法會直選取得大約62%選票,30席直選議席取得18席。8年前,泛民主派的所謂大勝,只是比對上一屆取得多一個席位,30席中取得19席,但是選票卻下跌2.5個百分點。四年前,直選議席增加至35席,泛民加激進派的選票再跌3個百分點有多,不但取不到任何一個新增的議席,反而倒跌一席,直選議席只剩下18席。建制派從08年的11席,一下增加6個直選議席,至17席。

立法會的選舉制度,採用十分畸型的分區比例代表制。選舉制度採用比例代表制,原意是為了令各黨派所贏得議席的百分比,和各黨派整體得到的支持度相約。譬如民建聯上屆全港得到20%的選票,如果選舉制度是全港不分區的比例代表制,他們只會得到35席中的20%的議席,亦即7席,而不是上屆的9席。分區比例代表制的畸型之處,在於同一個陣型的出選名單,可以利用精密配票,以圖取得更多席位。

大多數選民仍然對比例代表制的遊戲規則和當選門檻不甚了了,不妨再解釋一次。譬如一個選區有5個議席,因為每個選民只可以票投一張可以有1至5個候選人的名單,候選人在名單上的排名絕對分先後。當一張名單取得1/5(即20%)的選票,那張名單排名第一的候選人便保證當選了;如果這張名單得到更多的支持,達到40%,這張名單排名第二的候選人也可以當選。如果名單上只有一個候選人呢?那麼額外的得票統統都會「浪費」掉。以往的立法會選舉從來沒有發生過如此情況,不過今屆超級區議會選舉,這種「明明夠票得兩席但名單只有一個候選人」的情況,有可能發生在民主黨涂謹申身上。這個另文再詳細討論。

每張候選名單的得票,不可能都是整整齊齊的20%或40%,比20%少的話,便再比較那一張名單得票比較多;如果有名單得票比20%多而比40%少,名單排名第一的候選人當選,名單排名第二的候選人,便以名單得票減20%,再和其他候選名單比較得票誰勝誰負。這個20%「當選門檻」的分界線,只適用於有5個議席的選區。今年新界東和新界西有9席,所以當選門檻是 1/9 = 11.1%;香港島和九龍西有6席,當選門檻 1/6 = 16.6%;九龍東5席,當選門檻 1/5 = 20%。

那麼為什麼分區比例代表制是畸型的選舉制度?我們可以用08年和12年港島區的選戰作為例子。2008年,港島區6個議席,當選門檻16.6%;建制派民建聯曾鈺成名單得票19.3%,得一席;建制派新民黨葉劉淑儀名單得票19.5%,亦得一席。其餘4席為泛民主派所得,公民黨得票26.4%,排名第一的陳淑莊穩得一席;減去當選門檻的16.6%後,排名第二的余若薇以9.8%取得第二席;民主黨得票12.7%,得一席;何秀蘭得票9.9%,得最後一席。那次選舉兩個陣型排陣四平八穩,沒有什麼叮噹馬頭的競爭,選舉結果也沒有什麼意外。

好了,到了2012年,港島區議席增加至7席,當選門檻14.28%。建制派學了個乖,把兩張名單分拆為四張,最後得票結果:曾鈺成名單得票11.4%,葉劉淑儀名單9.16%,今屆新增的鍾樹根名單10.25%、工聯會王國興名單8.26%。四張名單得票39.07%,比上屆兩張名單得票38.8%微升0.3個百分點,但是議席卻由上屆的兩席增至四席。泛民主派的得票,民主黨幾乎不變,12.3%得一席;何秀蘭也沒有大變,9.5%得一席。公民黨得票卻大跌5.1%,只得21.31%,取得第一個席位後,餘下的(21.3% – 14.28%)= 7.02%排第八,輸給工聯會王國興的8.26%。

選前泛民主派力陳利害,希望公民黨的律師們學學數學,不要一意孤行嘗試以一張名單爭取兩個議席。公民黨不理,希望只要比上屆跌票跌得不多便可贏兩席,誰不知跌票一跌就跌超過5個百分點,泛民主派就在得票比建制派多10%的情況下,失去一個議席。事實上,公民黨的大狀們應該不是數學盲,他們知道如果分拆兩張名單出戰,便要懂得如何配票,令兩張名單可以相對平分公民黨的總選票;但是爭取連任的陳淑莊,知名度比新人陳家洛高得多,公民黨亦沒有地區樁腳拉票配票,所以與其出兩張名單而期望陳家洛名單有超過8%的選票,不如期望一張名單取得超過23%的選票?這個如意算盤,最後當然打不響,更連累泛民主派首次失掉港島議席的過半。

在這種畸型的選舉制度下,一個陣型對得票率的調查和配票精準度,便成為了選舉勝負的關鍵。首先,一個陣型要有自知之明,調查清楚己方大概會得到多少支持。譬如12年港島區的建制派(民建聯+工聯會+新民黨),大概知道己方得票約為38-40%;再計算對手最後一席的得票百分點,會在7-9%之間。這種計算,可以利用內部民調作得,隨機訪問大約2000至4000個港島區選民就可以得到如此精準度(計算方程式詳見《傳媒推算當選名單絕對誤導選民》[1]和《比較候選人當選機會的統計學方程式》[2])。知己知彼後,便要決定如何排陣。出三張名單,每張配票後得票12-14%,穩得3席,不是不好;但是如果出四張名單,有三張保證在9%以上(以確保至少三席當選),第四張名單把餘下的至少8%選票拿下,隨時有機會冷手執個熱煎堆,那不是比出三張名單更好嗎?當然,前題是己方要對自己的配票機器有把握,否則萬一有一兩張名單得票太多,令另外的名單連7%的票也得不到,那就得不償失了。

2012年的選舉結果,證明共產黨對選舉的調查做足功課,和配票機器的精準。由08年兩張港島區建制派名單得票幾乎一樣,到12年只用39%選票,配票而取得四個議席,可說是天衣無縫。再看看今年由戴耀廷教授提出的雷動計劃,程度有如嬰兒爬行和博士畢業生之比,實在啼笑皆非。香港的立法會選舉,的確已淪為排陣和配票的遊戲。建制派精於配票,戴耀廷一廂情願,不相信經濟學中「無型之手」的理論,讓非建制派選民用集體的自由意志去戰勝中央集權的配票機器;卻巴巴的邯鄲學步,不斷發放不盡不實的消息去干擾選民的決定,結果只會幫倒忙,最後成為泛民敗選後抵懶的對象而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