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駐港大使說不會收回香港,其實有兩種說法:這個問題,未經國會審議,所以駐港大使不能表達其他意見。而另一種說法:「英國人說不會收回,而不用「不能」,這是給中國的表態,他們可以收回香港。」但,我看到很多人還是問:「歸英派點算啊?」

其實,對我來說,《歸英論》欠缺是「內在論述」[1],但可做的事很多,現在總算有一個保守黨,但他們的政治手腕,卻令人惋惜。保守黨主張是:「英國政府宣告《中英聯合聲明》失效,香港重新加入英國」,在我角度,無需要主張「重新加入英國」,而是主張「香港地位未明,需重新進行香港前途談判」,讓港英中進行三腳凳談判。這樣並不會違反聲明書,也是明確目標,雖然說現在保守黨,已經沒有參選資格,但這主張,是有潛力的。

《歸英論》雖然缺乏「內在文化」,但係《歸英論》,只要英國不滅,《中英聯合聲明》還在,中共沒有統一世界,歸英論就可以繼續存在,而且對比獨派和城邦派,苦苦爭取民眾支持,歸英派本身就有「350萬的基數」,佔香港一半人口。而在道義上,英國政府是需要確保他們利益,而關鍵在於保守黨,有沒有能耐,聯合這三百五十萬人口,成為他們的政治資本。

但如我所言,《歸英論》的實際價值,是他的外交成份。他不需要靠遊說中美特工,而是堂堂正正,向英國、聯合國、甚至以「中共殖民」為題,去更多地方進行遊說和陳情工作,這些工作是建基於「中英聯合聲明」、及衍生的《基本法》當中的第39條[2],已經奠定了,英國和聯合國的角色。《歸英論》是名正言順使用外交力量(除了中出羊子「美軍來到我帶路」)。

而保守黨有沒有這魄力和政治智慧呢?對內要令三百五十萬人,先令他們支持保障持有BNO的港人權益(包括在港人身安全),構成共同利益群體,再讓他們理解可以再次得到談判機會,讓港人自主。對外,可以遊說英國各大政黨和政府,讓他們理解,除了政治道義外,港英聯手,是可以制衝中共的經濟,港英都是資金通道,彼此共同掌握中共命脈。保守黨應該參考,就如城邦派,建構一個港英中有利的藍圖,增加論述的實在性。

而最重要是,我看到保守黨強調英國文化,香港當中的英國文化,但重點我覺得,他們是否了解「英國文化」,或英國當年在港的「治港手法」,甚至最重要是,你強調歸英,對於英國政壇,就需要有足夠了解,當地媒體環境,網絡生態,華人社團影響力,英國人的政治傾向,政黨關係等等,這些我覺得,保守黨都是必須理解,甚至對推動《歸英論》,是有絕大影響,因為你不了解英國,單方面強調香港的要求,而不理解英國,就難以遊說政黨。某程度,我會再高要求點,就是他們有沒有能力,派人或遊說居英港人,成為一份子。

從現時來說,保守黨是成立了,但十劃未有一撇,還需要很長的道路。某程度歸英派,不同於獨派和城邦派,只要英國不滅,歸英派還可以憑《中英聯合聲明》為基礎行動,甚至是使用《基本法》,但老實說,現在的情況,不會給他們太多的時間和空間,保守黨作為第一個打旗號,使用《歸英論》的政黨,我是有期待,不要學某兩個青年政黨,一步一步,按步就班,多問多做多想。

我眼中的歸英論,其實很好多工作可以做,而且是不違反一國兩制,一個中國,這些中共的原則,並且可以讓國際參與,或從旁觀察一切,更重點在於,現時的保守黨,有沒有這政治能耐,而平心而論,是沒有。所以不要浪費《歸英論》,因為在三大論述中,《歸英論》都有很多可利用地方,而《歸英論》可演變香港地位,除了我提倡的「香港地位未明,重開三腳凳談判」、還有保守黨提倡的「中共違反聲明,要求成為海外領地」、之前坊間說的「回到南京條約狀態,香港實際獨立」、《歸英論》的探討空間很多,但問題在於這派的人才,太少了。

Footnotes    (↵ returns to text)
  1. 《歸英派何去何從?》
  2. 第39條:《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和《國際勞工公約》適用於香港的有關規定繼續有效,通過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予以實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