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當談及港獨問題,獨派必被人質疑沒有建國路線圖。其實獨派真的沒有路線圖嗎?有,只不過這條路線如無外力干擾,即使「瞓係度」都必會成真。因此獨派一直無需刻意宣揚。

獨派一直宣揚的是武裝革命,即以簡單直接的方法將敵人全數消滅的獨立建國路線,期間無需與港中政府人士有太多談判和交易。如要談判,就是獨立後直接與中國政府在經濟、貿易上的談判,但對於主權、憲政問題,中國人絕對無權干涉。所以為何獨派支持制憲,但反對永續《基本法》。因為憲制就是國家主權的根本,而《基本法》本身已經侵犯了香港國家主權的獨立性,與其用現有制度逐項條文修改,倒不如推倒重來。反正全球各國的民主憲法大同小異,可作參考之用。獨派甚至可以將《基本法》中一些有用的條文搬字過紙,一次過實現永續派的願景。

但是,用永續派現有的方式不一樣可以將《基本法》修改嗎?理論上是的,不過根據現時的《基本法》,修法的審批權以及解釋權本身已經係中國人手上,所以在現有制度下立新憲法將極為困難:如欲修憲,首先要先過到五區公投(其實即使香港所有選民支持,亦只有370萬人,港中政府搬龍門手法相信大家都應該清楚吧?)、立法會會議(即要再過功能組別、保皇黨)、最後才交予中國人大(《基本法》解釋權及決定審批權實屬中國人於現有制度下最後一張皇牌,要他們將之交出,雙方必先付出沉重代價。)。除此以外,只要港中政府拖慢回應,甚至用各種行政程序加長進度,完成修憲整個過程可能會超過十年甚至二十年以上。而期間泛民主派等親中勢力亦必會乘機騎劫,推出「中間方案」,使有關憲法變得不淪不類,甚至只是將現有的基本法再續五十年,使已大功告成。泛民此舉一旦成功,永續《基本法》的議題便會即時變得進退失據。然而,香港的赤化融合卻會如今日一樣。換言之,等到下一次時機來臨,本世代的獨派已無力反抗,更會遭到受洗腦的香港後代前後夾擊,最終我們只能看著香港滅亡。

那麼具體而言,獨派將的路線會如何走下去呢?一言以蔽之:等。獨派現正等待一個政治及經濟同時爆發的雙料危機,而這個危機是必然會發生的。不是中國經濟泡沫爆破(即所謂支爆),而是香港的資產按揭爆破。自2017年7月1日開始,所有30年期的按揭便會觸及現有《基本法》的2047大限,屆時涉及的物業按揭、估價等的問題便會逐一湧現。只要《基本法》無法永續,或五十年不變的條文未有定案,這個問題便會不斷發酵,觸及範圍亦會隨時間不斷擴大,甚至出現信心危機。加上眼見現時獨派正不斷壯大,未來兩屆政府必視廿三條立法為目標。屆時上面提及的雙料危機便水到渠成,香港革命指日可待。因此永續《基本法》本身必會影響到獨派對於日後革命的部署,所以獨派只會支持制憲,卻不會支持永續《基本法》。新的憲法理應用以制衡獨立後的香港政府,而非現時的港中殖民政府。

而按現時各個政治勢力的走向,泛民主派必會跟風推動永續《基本法》(但僅將50年條文延後。),以將香港按揭的信心危機化解,一來使永續派進退失據、二來使廿三條立法之時獨派的行動力削弱、三來繼續保持自己「守住香港」的虛偽形象(情況就如牠們一直只對港人說支持真普選,後來卻轉為了「推倒假普選」一樣。)、四來可以繼續與中共秘密協商,等被收編,出賣香港。

因此,為免港獨的時機被推遲或擾亂,在這個雙料危機出現之前,獨派的方向必為:

一、 全力攻擊泛民主派及偽本土派,以免牠們乘機將香港前途問題騎劫,即使會讓建制派漁人得利亦在所不惜。
二、 向社會各個階層,特別是中產階層及年青人,大力以前途和利益而非文化、民族認同、意識形態方向散播港獨思想。
三、 全力支持熱普城的全民制憲運動,但必須反對當中永續《基本法》一項。
四、 積極從裝備、意識、物資及體能上武裝自己,為日後的武裝革命做好準備。
五、 積極討論獨立建國後的各種包括但不限於軍事、外交上的部署,為日後獨派執政作好準備。

只要獨派有充分準備,香港獨立建國指日可待。屆時身為獨派的你我皆將為受世界所尊重的香港公民,並必讓香港這顆被中國塵污的東方之珠再次擦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