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改革開放以後,行屍走肉的共匪是一群只顧政治利益的特權階級,完全失去理想,所謂「社會主義」之意識形態已經成為官僚資本主義,唯利是圖。中共竊據大陸以後,為了強化政權統治合法性,就建設「統一民族戰線」,製造只有共產黨才能阻止帝國主義和資本主義入侵中國大陸的假象,使中共一黨專政可以千秋萬世,令中國黨國不分,猶如帝王統治下家國不分。要建設「統一民族戰線」,當然就是要將國家內所有民族文化都統一起來,不容許任何差異,要大家齊同一色。因此中共創造了「中華民族」的概念。然而,維持這個大一統的中國,成本其實相當巨大。

如我我去年的文章<中共為何害怕自己想像出來的港獨?>所言:

中共的大一統民族主義主要建基於「反帝國主義」之思想。晚清列強瓜分中國,到民初列強扶植軍閥割據中國,都使「分裂」與「帝國主義侵略」糾纏不清。為了「反對帝國主義侵略」,中共就拿著五四運動走出來的中華民族主義,建立一個單一、統一的「中國人」民族主體。「分裂」與「帝國主義」在中國近代史上之糾纏不清,加上引入了史大林對分離主義的恐懼,中共奪權以後就自然要講「統一」。

中共認為,分裂中國,帝國主義最高興,所以中共幾乎將所有「分離主義運動」都會說成是「勾結外國勢力」,同時也將大部分「勾結外國勢力」者說成是「分離主義者」,然而在邏輯上「帝國主義」和「分離主義」卻是沒有必然關係。藏獨疆獨台獨港獨都是美國搞的,總之「美帝亡我之心不死」。

為了維持統一民族戰線存在之需要,中共必須不斷建立假想敵。文革之時,美帝就是直接的假想敵;改革開放以後,就將這假想敵轉為所有地方民族與文化,將所有本土運動打成分離主義,並幻想他們都是串通「外國勢力」的。說到底,中共立國的精神就是「反帝」,即使中國都已經變成一個帝國主義國家威脅各地之民族及文化了,中共還要繼續維持中國「弱者」的角色,強調只有在中共領導下統一的中國才能使中國強大,繼續反帝:

中共奪權至今一直都是以反帝國主義作為基礎(反封建主義則是對內),並以此建立出單一、統一、團結的「中華民族」作為民族主體。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完整領土」乃中共正統性所在。中共之立國根基是要維護「領土完整」和「民族團結」以對抗「帝國主義」入侵,這也是中共的道統所在,一旦失去了統一,中共之政權合法性就會受到挑戰。

然而,要維持這個大一統的中共,需要極大的成本。中共長期用了錯誤的方法去處理中央與地方矛盾的問題,竟然以消滅地方語言與文化作為維持統一的手段,結果除了是嚴重破壞各省的語言及文化傳承以外,更引起極大的反抗,尤其是有自己的民族、語言和文化主體的維吾爾人及藏人,後者的反抗尚算和平,但前者就勇武得多,動不動就起義,造成重大傷亡。

而中國決定以「一國兩制」的荒謬制度管治香港,更只是為中共增加另一個炸彈。新疆和西藏之文化主體比較獨立,並以宗教(伊斯蘭教和藏傳佛教)維繫,對漢族影響有限。然而,香港是一個粵語為主、華人佔多數的西化社會,加上人口中大多是來自兩廣、福建等地之移民後代,香港本身的文化就很易影響到兩廣的粵語人口。當廣州人受推普廢粵的政策迫害時,香港人很自然給予同情和支持。而當香港本土主義急速發展,獨派已經成為潮流之時,兩廣民眾對「大粵民國」的討論亦增加。這就是說,香港的本土運動甚至獨立運動能夠直接牽動兩廣民眾的本土或獨立運動反抗中共的高壓統治,而中共卻不懂得以懷柔政策疏導民憤。正當中共想利用普教中、國民教育等手段打壓香港的文化主體及文化認同,從而削弱這個反中國的橋頭堡時,香港本土派竟然有更大的反彈,而基於經濟利益的考慮,中共又不敢與香港人玉石俱焚。結果就是香港的本土思潮無可避免地帶動著兩廣民眾的本土意識抬頭。香港將會被中共弄假成真,由擔心香港成為「分裂國家」的基地,變成真正「分裂國家」的總指揮。

而香港的影響力根本不只限於兩廣。隨著中國對香港的政治壓迫日益嚴重,香港本土派很自然地會與台獨走得更近,向他們的共同敵人中國施壓。而台灣及香港亦可以利用語言及文化優勢,影響潮汕及福建地區的本土思潮。甚至當中國統治下的上海受盡外省人侵擾,上海也出現了本土主義抬頭,有一日可能上海本土主義也會加入香港的陣營。更不要說散佈嶺南,其語言傳承一直受壓迫的客家人;香港和台灣若然繼續維持現狀,與中國保持交流,同時繼續受到中國的政治、經濟與文化侵略,香港和台灣的獨派就會繼續壯大,進而影響廣府、客家、潮汕、閩南、上海的本土主義,形成華南獨立聯盟之現象,令中國管治成本大增,更難維持統一。

基於中共拒絕進行政治體制改革以及習近平的毛派思想,要他動搖中國大一統的思想基本不可能,因為他依然想維持中共「反帝」的立國精神,而要反帝就必須維護「領土完整」與「民族團結」。但同時中共特權階級又有維持自己既有的利益,而香港是達官貴人洗黑錢和逃稅的天堂。結果中共陷入兩難:如果繼續以一國兩制而非一國一制管治香港,香港不旦無法與中國完全統一,更會令中國大陸分裂;如果不以一國兩制改以一國一制管治香港,香港就會陷入經濟衰退,令中共權貴利益受損。於是,中共只剩下兩個選擇:第一,加強香港自治,依從陳雲城邦論的主張永續基本法,以消解香港本土派和獨派的反抗情緒,自然地香港獨派也再不會「輸出革命」。第二,香港獨立,讓香港文化維持《香港文化論》所言之結構,獨立自存,與中國劃清界線,猶如外國,徹底清除香港對中國大陸之政治影響力,使獨派無法向中國「輸出革命」。

然而,事實上,中共如果答應第一點,是非常愚蠢的,因為屆時香港即使安定下來,獨派思想瓦解了,上海就馬上會走出來反抗,說又要成為特別行政區,實行永續一國兩制。然後,廣州、廈門等地又有樣學樣,走出來起義。再說,陳雲提出華夏邦聯論,顯示他對中國有很大的野心,要讓香港成為「華夏帝國」的首都,這就是說最終他還是會威脅中國大陸的領土完整以及中共對地方的絕對統治。所以,答應第二點才是最能夠止蝕的決定。只要確保香港獨立以後與中國維持良好的外交關係,使中共利益在香港得到保障,香港獨立對中國的實際傷害其實不大,只是會為中共帶來面子問題。當然,香港獨立以後,中國大陸各地本土勢力可能又會紛紛起義提出獨立的訴求。然而,這情況與第一不同;在第一點中,香港還有誘因去關心甚至支援中國大陸各地的獨立運動,而第二點就完全失去了誘因,因為後者根本無意入主中原。中共應更提防那些表面提出溫和修憲主張,實際上是希望以井水犯河水的政治家。

我最關心的是香港文化之承傳。中國大陸教會的安危我也關心,但我對中國大陸的關心亦僅致於此。香港當然有能力可以連結中國大陸裡各本土勢力,為他們提供各樣支援,使華南獨立或自治之火遍地燃燒,然而香港是否需要行這一步,完全取決於中共對香港的態度。中共必須在香港獨立與香港自治之間作出明哲保身的選擇,以免自己亡於華南的戰火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