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冇諗過會攞唔到啲咩返香港」

很久沒看過一宗港聞,是關於有人很想「攞啲嘢返香港」,而不是從這裏帶走家當、資產。李慧詩說「我冇諗過會攞唔到啲咩返香港」,我也沒想過,香港還有才俊能人,仍思考著如何貢獻這地方,幾乎獻出心臟。

香港最根深蒂固的特質,卻是這裏的無根性。天下熙熙,人來人往,四、五十年前一批人移民入來,二十年前又一批人移民離開。這裏是「靈薄獄」,身處其中的人是「中陰身」,若活在地獄,你還會認命過爛日子,安心知天命,但在這中轉站,你卻無時無刻在盤算,什麼時候能夠離開,禍福已不能預測,人由是躁動不安,身心無一刻不憂慮,不能靜下來。

什麼建設香港,我愛香港,願為香港貢獻,出一分力的廢話,每次聽到也會因當中的偽善而反胃,come on,你有機會,而且有能力在他方謀生,美加英澳紐豈會不是終站?雙腿很誠實,撫心自問,大難臨頭會不會各自飛?試問有誰可以毫無猶疑,生於斯長於斯後,承諾貢獻於斯終老於斯?

李慧詩那番話,其實很不香港,很不獅子山精神。昔日那些「香港精神」代表人物,什麼刻苦耐勞、拼搏、靈活,到收成正果,或臨難之際,一定是打包全副身家,帶著在此地習得的知識經驗,與妻兒頭也不回遠走他方。

最動人是她若真的「攞了啲嘢」,下一步卻是想著「返香港」!城裏的人拼命從香港「攞嘢走」,從香港抽錢、抽人才、抽產業;這姑娘卻自然流露出「返香港」的意願,回到她的「牛下」,見這裏的親戚朋友,講回她最能駕馭的廣東話。大家不斷說着香港已大變,但這個長期在外集訓的運動員告訴我們,取得光榮後,第一站還是要回來這個家,任憑這地如何變化,我還是要「返香港」。李慧詩她不純為自己爭勝,「要攞啲嘢返香港」的執念,令她自覺玩命也要堅持。

「要攞啲嘢返香港」,那東西不是你去秋葉原搶的限定模型,不是去明洞買化妝品,更不是為應付同事而隨便挑的無聊手信。

她想帶回來的,是誰也不能取走的城市之光,史書會記載,紀錄會流傳。這是又一個共同經驗,電視機前的人能尖叫,網絡給勝利洗版,手機所有群組對話盡是熱血光榮,人人樂上幾天,怎樣善忘都好,四年後、八年後又會提起她和那面獎牌。資產可以變賣、貨幣可以自由兌換、藝人會北上、賺夠的會移民。只有這些勵志故事,各人在不同範疇付出過的血汗,才能潤澤土壤,慢慢將無根性消除,令人回歸大地,落地生根。

本不想將此文連上政治,但一路寫著,又令我想起梁天琦這番話:

問:「如果有「流亡海外」這個選擇,你會選擇流亡,還是留在香港,坐十年監呢?」
梁:「如果真係有得畀我揀的話,我會選擇留喺呢度。因為香港過往冇出現過一啲願意為自己政治理念犧牲咁多嘅人。」

在國際舞台,我們要「攞啲野返香港」;之於本土,要說得出「我會選擇留喺呢度」。這就是屬於新一代的香港精神,關鍵字已由「移民」和「走」變成「返」和「留」。

縱使新時代目前百病叢生,充滿唏噓失落,我還是慶幸能參與其中,感受李慧詩、梁天琦等代表人物帶來的激盪心情。

Long Live Hong K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