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嘅中學年代,辯論隊幾乎每年都會辯論「中學生應否談戀愛?」而家睇番,當時民風真係淳樸,年青人似乎真係可以專心讀書,之後努力工作,人生道路似係早已安排。龍應台筆下既「幼稚園大學生」,或者就係果個狀態。

當然二十年後既今日,政情幾經變化,中學生遠較我果輩成熟。現行法例之下,完整公民權始於十八歲,年輕人第一次投票,可能仍然係中學生。如果對政治毫無認識,又點能夠完整運用自己嘅公民權?中學不談政治,保守程度不下於中學不談性教育:中學教授與否,年輕人都已參與其中。

討論政治有好多層次:瑣碎如小巴路線係政治,大議題如統獨亦係政治。對政治有興趣既政治宅,或者會自發閱讀古典著作。YT亦有不少資源,包括耶魯大學將政治哲學入門班,全數上載(https://www.youtube.com/playlist?list=PL8D95DEA9B7DFE825,另外課程網站為:http://oyc.yale.edu/political-science/plsc-114)。但係公民社會要運作暢順,唔可能單靠每一個年齡層有少量醒覺嘅人。

政治哲學,表面可以好悶。各地中學大學,大都睇同一書單,由柏拉圖開始,再看霍布斯與約翰洛克之辯,然後孟德斯鳩、盧梳、以及美國建國先賢文集等,彷彿類同華夏文明讀既四書五經。但係西方既哲學傳統,係要激發思辯。而思考既第一步就係問題:政府既公權力,從何而來?何為自由、何為公義?國族為何為之國族?

依類問題,狀似高深,但係實際上每日影響社會運作。點解社會要有上流楷梯?貴族政治之下,各人出身決定命運,上流楷梯破壞現狀,反而不應存在。只有係贊同「人生而平等,並且生命、自由、及追求幸福,皆不得剝奪之」嘅基礎下,先會認同政府同社會有責任保障年青人既上流機會。再進一步引伸,就算有上流楷梯,制度應該有幾闊?華夏古代既科舉制度,亦係上流楷梯既一種,但係三年先出幾十個進士,又係未切合現世需要?

香港十年前決定發展八間研究型大學,並非必然。當時另一政策,係發展三間研究型大學,然後其餘五間歸入教育型大學,令兩類大學嘅畢業生,有明顯嘅位階分別。兩套政策製造出來既人口分佈截然不同,學生就業甚至長遠發展,亦會完全唔同。兩者何以為佳?到最後,就牽涉到社會對上流楷梯嘅睇法。依家流行嘅講法,係「買條菜都關政治事」,但係可以再退後一步,實際上係「買條菜都關政治理論嘅事」。

今日香港政治紛爭不斷,幾屆中國總理都話有深層次矛盾。其實最深層次嘅矛盾,就係英國人留低各種制度同思想。十九年來,一直發生就其實係兩套價值既碰撞。最簡單既例子,中港矛盾既一環係恩主心態。實際上就係力量主義同平等價值嘅對立。一方認為,任何交往都如陸軍棋對壘,可以明顯分出力量高低,而勝方可以要求敗方完全臣服,係視線範圍之內,完全依照勝方旨意行事。另一方認為,交易需要平等互利,完成交易之後,雙方仍以獨立個體交往。當十九年來,大家從未論述依類觀點,客觀效果就係一方認為對方心態尚未回歸,而另一方則認為對方入侵,愈來愈嚴重。

自由、民主、法治,看似普世價值,但實在並非必然。縱觀歷史,無論中外,其實大部份人從未生活係依類價值之下。如果真係要確立香港共同體,就必需解決依類價值如何發展,如何承傳。所以到最後,政治哲學亦係入世哲學。一眾政治思想家,絕大部份都有政治貢獻,絕少係象牙塔中既空想家。美國《聯邦人文集》嘅三位作者,後來一位成為總統,一位成為首席大法官,一位成為財長,就係最好嘅例子。唔少名著,亦係回應當代問題。馬其維爾既《君王論》,係獻俾各邦君王既治國之策;洛克既《政府論》,為英國光榮革命提供咗理論基礎;美國建國先賢嘅《聯邦人文集》,更係為咗爭辯應否採納美國憲法而寫嘅政治論述。

所以政治哲學,並唔需要離地。反而係十九世紀之後嘅離地學者,並無政治經驗,例如係大英博物館閉關寫出來嘅理論根本係空中樓閣。一旦機緣巧合,變成國策,遺害千古。要教導本地學生接觸政治哲學,除左先賢著作之外,現世作品有時候效果更好。

中學生討論政治,絕對有需要。只係香港生活節奏急速,速食文化之下,值得擔心既係討論會否流於表面。加上現時既政治氣氛,過於明顯既政治主張,或會招致無謂打壓。幫助年輕人問深層次問題,提供背景資料,鼓勵佢地主動尋找答案,或者我地可以行得更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