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天恩拋出手中水晶,到鬼差被召喚出來,整個過程就在水晶棒掉到地上前完成。
八個鬼差衝到神壇上一堆造型詭異的鬼仔像,一團黑霧湧上來,把鬼差們撞開,直撲到天恩。
「哇!」天恩狼狽地避過。
「那是用法煉出來的惡鬼!」無常不敢怠慢,雙手合十拉出雙劍,擋在天恩面前。
「那惡鬼由無常對付,我們先救那個男人。」大師兄說出當下該做的事。

無常跟惡鬼的對峙,由無常率先打破,一心要速戰速決的無常殺得性起,衝上前不停出招,旁邊的鬼差們亦射出鎖鏈,似要把惡鬼鎖定,但無常發覺有所不妥。
「收!」無常向鬼差們下令,可惜指揮權不在無常身上,黑霧被鎖鏈纏上後,沿著鎖鏈衝向鬼差,鬼差們亦感覺到危險,但已經太遲,大部分被黑霧消滅,只餘下兩個受重創的鬼差能逃過一劫。
「就連強化了的鬼差也不是對手,哪個瘋子會用八千隻鬼仔去煉出這頭妖物!」得到鬼差的匯報後,無常開始考慮自己被打敗的可能性,那是從未有過的狀況。

一道閃電從無常身後射過來,繞過無常直接打在黑霧上,電弧纏著黑霧,圍繞著的電弧越來越強,相對黑霧就似越來越弱。

「這件玩具你們玩不起,反正殺滅了鬼差的惡靈都會即刻被正法。就讓給我玩玩吧!」男孩由無常身後走上來,玩弄著手中的寶瓶,打量著無常。

男孩撥一撥頭髮,從頭髮中摸出一塊鱗片射向無常,無常輕鬆接住這速度不高的東西。
「我怕跟這件玩具玩得忙了時間,你帶著這塊鱗片就就找到那個妖道。」說罷把注意力放由黑霧上。

「無常過來!」天恩現在才看到黑霧和男孩的存在,但眼下最重要的是搶救意識迷糊的袁直君。
無常飛身到天恩跟前,掃了袁直君一眼,已經發現他的不尋常,「他明明是個成年人,但體內的魂頭是個小孩,要先把他原本的魂頭放回去。」
「移魂術…」大師兄暗自說了一句。
「他被施法不久,魂頭不會離開這裡太遠…」無常和鬼差正掃視屋子的每個角落。
天恩則拿出水晶放在袁直君手心,「啊!媽媽…」袁直君體內的小孩感到痛苦萬分。
「乖仔!」一團紅光從黑霧中跳出,穿過了男孩製造的電弧,閃到天恩面前。
「哇!」大師兄情急之下,佔用了天恩的左腳,把被嚇得只懂驚呼的天恩拉開。
「我不會讓你們傷害我兒子!」紅衣女鬼終於露出真面目。

「天恩,握緊水晶。」天恩雙手緊握水晶,心裡唸著咒語。
紅衣女鬼再撲上來,天恩看準時機,把水晶打入女鬼體內,「媽媽…」被小鬼附身的袁直君想起身幫自己的媽媽,但被天恩的水晶壓制著。

身上被插上兩枚水晶,女鬼的力量大減,而且水晶的法力阻止了女鬼逃回黑霧作掩護,「回不去嗎?這件玩具就不好玩了…」男孩手一揚,空中凝聚出無數電弧,不停打在黑霧,男孩看似故作輕鬆,其實額角已經開始冒汗,呼吸也急促起來。

「可惡!要不是那班人四處放置什麼“電磁監察器”,累我花費不少元氣,區區一隻合成出來的妖物,又哪會難到我!」男孩越想越氣憤,即使黑霧已經被電弧消滅,仍想找其他目標作發洩對象。

另一邊,無常終於看到一個成年人的魂頭被封在一個 hulkbuster 玩具公仔之內,「天恩!」無常指著公仔,「毒撚!」這就是天恩看到公仔之後的評價。
「大師兄,看看是不是他。」手中靈擺打出,落在公仔上,大師兄嘗試近魂頭溝通。

「…我叫袁直君,是一個買不起樓的廢青…我叫袁直君,是一個買不起樓的廢青…」大師兄感應到袁直君不斷說著同一句說話,以保持自己的意識仍然存在,但他不知道自己的靈魂被移到一件玩具之中。
「這傢伙倒算聰明,懂得用方法保持自己的意識。」大師兄向天恩說明,「那救得到他嗎?」天恩只關心袁直君的安危,「這法門近似“藏魂寄石”,很容易處理。」

天恩提起公仔走向袁直君的肉身,「不要過來…媽媽救我…」聽到兒子的呼救聲,女鬼想上前,但手持雙劍的無常正為天恩護法。

「滾開!」紅衣女鬼衝向無常,元氣受損下勉強打出兩招,女鬼硬生生接下後,便瘋狂出招,把無常迫到牆邊,但無常仍用盡方法跟她糾纏。

天恩很想幫忙,但又不能放下袁直君,因為要把法門逆轉,又不會傷及肉身和魂頭,就必定要有她作為媒介。眼下要做的,就是要專心施法,把接到袁直君七魄的鬼仔魂頭分離的同時,又要馬上把袁直君的三魂全數根本體接連,否則,七魄接不上三魂,袁直君即使魂魄俱全,也只會成為植物人。

「專心,逐少逐把鬼仔迫到水晶入面,慢慢感覺袁直君的三魂跟七魄接通,不要急…」大師兄從傍指導,因為一個肉身承受不了三個魂頭同時把持,大師不能直接走入袁直君肉身把小鬼驅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