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新東補選,梁天琦本來聲勢不壯,但先有初一事件,後有文宣被拒,一時之間,全港本土派空群而出助選,結果攞到六萬六千票,得票率超過15%。聲勢之大,震懾當局,先至會演變出後來嘅確認書風波。

二月之後,本土派聲勢應該更壯。上半年裏面兩次民調,支持港獨人數係14至17%,理應係本土派嘅基本盤。八月集會,萬人參與,更應形成本土派系既骨幹。選戰伊始,雖然幾位幹將未能參與,但當日講嘅「本土、泛民、建制」三分天下說,似乎並非言過其實。

但係一直以來既民調,本土候選人既總支持度,卻比一成半低好多,部份選區,支持度甚至不足10%。如果民調準確,就證明本土派不單止未能夠更進一步爭取「非明獨、溫和本土」嘅支持,甚至連基本盤都保唔住。相比二月補選,今次大選聲勢,竟然離奇地弱。

尤記得補選時候,各方動員放下歧見,一致支援候選人。社交媒體不停出現助選歌曲、懶人包、各種文宣,將論述發展至下一階段。陳浩天等所講既選舉有助發展論述,就係依個意思。論壇上面每日更新街站時間表,有效動員支持者,令唔少首投族,得以初次參與政治動員,鞏固佢地既支持。今次大選,本土派候選人都有沿用「民主富士康」等活動,吸納義工進行文書工作,但係卻未見大規模既街頭動員。
論壇上既言論,亦以各種棄保論為主打。要知道三個禮拜後先係選舉,中間仍有各種論壇,亦或會出現各種突發事件,候選人既基本盤尚未穩定。而家講棄保,只係空談。

選戰策略,來來去去有三類:開拓票源、鞏固支持、策略棄保。開拓票源需時甚久,並非選戰之中既良策。但兩年來本土派既努力,理應製造出新票源。而係選戰途中,一般都係以冰桶策略進行:每位有志之士,唔需要考慮棄保,只需要同身邊朋友拜得三幾票。現行制席之下,每區末席勝負差距,或在一兩千票之間:幾百名素人,每人開拓到五票,已經會影響結果。

鞏固支持,靠論述是否吸引,候選人可否信任,原本應該係選戰主打。當然今屆有DQ陰影,候選人或者未能暢所欲言。故此唔參選或被拒參選既友好團體,更要做好發展論述既角色。本土派形成之初,就係以論述取勝,令建制同泛民同時顯得理論貧泛,論述蒼白。二月補選既聲勢,亦因百花齊放既宣傳,顯出活力。我地既無建制既財力,亦無泛民既古董光環,係第二個世代,根本唔可能形成氣候。但係有電腦同互聯網,我地支筆同支咪,就係最有力既武器。

或者二月之後,我地距離本來登堂入室,的確係只欠「最後一哩路」。所謂行百里者半九十,最後依一哩路,先係最難行。今次輸左,四年後既世界如何,冇人會知。唔想成世後悔,仲有三個星期,請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