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是為雙語社會,公文用英語,公開試分英文卷與中文卷。此為港英統治術,用語言區分等第,由一開始外國人就有先天優勢。如此一來,就造成港女愛洋腸、中產階級離地的現象。試想像一下,一個華人有鑽研國學,通文言,曉國史;另一個華人英語流利,中文則馬馬虎虎,偶有別字。兩者你認為誰較本土,誰較離地?

在英國管治下,不少滿腹經綸的文人因英語不強,不能進入政府高層,不過英治政府留一條生路給文人,結果造就熣燦的東方荷里活,港產片稱霸東亞。不過如今傳媒被大陸、財團操控,影業被CEPA搞得雞毛鴨血,文人失去生計;若要做教師教中文,卻要識「普通話」,而非漢族語言廣東話,阻擋本地文人傳續;至於文學家更要靠藝發局的「文人綜援」度日。凡此種種,皆迫得擅於母語之文人走上反抗之路。

古時士大夫盡皆文人,都在科舉經過鄉試、縣試、會試、殿試幾關方能入仕,文學、史地、哲學、策論無一不精。文人就是熟讀文學、史地、哲學之人。熟文學者擅修辭,知道如何演繹事實,史學則是帝王之學、治國之術,地理通兵法有助行軍,哲學作為思考之本,更統攝文史。如果有君主不尊重文人,該王朝就會被文人推翻。推翻政權的不是拳頭,往往是歌謠。月餅與歌謠,瓦解大元朝。

現今政權仿效暴秦,以吏為師,律師、醫師、會計師居然成為「發三師」,而發三師當中,律師及醫師均須精通英語。政府之AO漢英並重,但對英語之要求較高。凡此種種,皆盡顯香港人自己也不尊重自己母語。

不尊重自己母語,任由英語高於廣東話,甚至普通話的下場,不只文人失落統治地位,連社會精英地位、上流職位亦被外地人所奪,整個社會由離地分子把持。故此,要建立在地政府,首先就要尊重自己的語言。

語言回歸本土,第一步就是將毋語放回首位。包括將香港之法律、政府之行政習慣,由現在的以英語為準,改為以中文為準。AO考試改以文言策論首重,英文次之等等。將自家文人引入政府,也可以將文人之風骨、儒門教化等引入政府,以儒家思想對抗「西化等於現代化」、全球化等盲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