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大陸客人傾談,他們總以「可愛」形容香港人。在他們眼中,香港人一直是政治白痴,沒興趣、沒能力理解大環境,以為香港事可以完全在香港境內決定。沒錯,你可以說他們不明白香港,但其實,我們也完全不了解中國這個巨人級對手。

泛民+部分建制同時以換特首、ABC為主題,好像給你一個印象,他們真能捧另一個特首上來,替代愛國愛港忠心不二的梁振英。

或許我們先要了解,北京需要香港什麼?

在北京眼中,這裏一直只是個經濟城市,任何政制改革、民主制度都不會以香港作試驗場。他們首要任務是完全控制一個「一國兩制」的金融中心,供國企、民企有個主場玩國際金融遊戲。所以那些限奶令、停雙非、一週一行等涉及基層民生的議題,於大政策沒有損害則可以讓步,但那些融資、基建項目,每每牽涉國企、紅色資本利益,他們是串步不讓,高鐵超支迫得吳亮星要做醜人今屆無得留低、收建設費起三跑繞過立法會也想得出,就知道這是硬任務,而香港人這方面的抗爭總體是無一事成。

要絕對控制「一國兩制」,第二目標是令本地人順服,洗腦愛國教育、普教中、廿三條、網絡廿三條、控制各大傳媒、溝淡前英遺民等是實現方法,暫時成績一半半:控制媒體很成功;普教中、網絡廿三條有點阻滯,但這些任務一時三刻達成不了,都不會影響其首要目標,所以北京連廿三條都可以輕輕放下。什麼要硬推,什麼不會,大概能劃一條清晰界線。

那比著你是北京政府,你會如何評價689這下屬幾年來的表現?

你怎麼反中反梁也要承認,他是三任特首中最能依中央吩咐行事的人,每一個有關首要目標的指令,他都辦得妥妥當當,紅色資本大舉進場、滬港通、高鐵超支撥款、三跑上馬等,全都在這屆任期落實,現在他還比《人民日報》、《環球時報》提更多次「一帶一路」,搞交流、成立研究中心,沒有一個省市領導在「一帶一路」比他上心,羊羊未做「美軍帶路羊」,他已做「中共帶路羊」,以香港國際金融中心領導身份代中央去一帶一路開疆拓土。

至於次要目標,梁振英比歷屆特首做了什麼豐功偉績,相信不用我細數,大家心裏有數。

你會質疑,梁振英搞到香港天怒人怨離心離德,本土港獨思潮升上天,中央不會覺得這人很無能?抱歉這是香港人很正常的反應,但為何北京不會太介意港人高不高興。

香港人最不高興時,弄出了佔中和雨傘革命。北京的十字指令真言,是「從嚴不流血,六四不重演」,由928放催淚彈開始,梁振英先採拖字訣,再玩黃竹坑談判,最後出法庭禁制令一招將抗爭徹底瓦解,過程沒死人,兵不血刃,期間馬照跑股市照開,完全沒有損害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紅資國企如常交易,在這層面看,他甚至還立了功,將影響縮到最小呢!

魚蛋革命和及後梁天琦異軍突起可能是最大出北京所望的情況,港獨風頭好像一時無倆,但如陳浩天等倡導者所言,他們也自知港獨非能一蹴而就,要深耕細作,實力培養以二三十年計。那未來五年,做生不如做熟,繼續由梁振英「依法施政」又能起什麼亂子?在可見未來,這股分離勢力怎也不能撼動香港這國家融資中心地位,馬照跑股市照開,everything other control,那北京又怕香港人什麼?

香港人要先問自己一個問題,憑什麼北京要令你們開心,換走梁振英這個中央得力助手?換走他於北京有什麼益處?如果這麼忠心的狗我也換走,我怎麼叫下一頭狗盡心做相同的事?

我答不到,所以在我心中,梁振英連任是毫無懸念。

那接下來怎麼辦?最重要,就是守護我們香港自身利益,保護城牆。要知道我們真的面對着一個五十米巨人,你天天講支爆近了,但其實他仍不繼在國內和世界活動,這巨人的頭腦剛剛還說「中華民族積蓄的能量太久了,要爆發出來去實現偉大的中國夢」。我們香港人要圖強,真的要開始上中國這門課,了解強國邏輯,從中找出供我們遊走、捍衛的空間,像香江第一哲人黃子華所言,「智仁勇,仁勇我哋都兼備,未來嘅考驗,係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