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文章今天才寫,是因為想串連天琦被打事件一次過講。
無錯,你又憤怒啦。你還記唔記得你對上一次表達憤怒是何時?
很明顯無效,沒有人重視你的情緒。誰管你憤怒不憤怒。
天琦被褫奪參選權,你很憤怒嗎?下次便打他,你繼續表達憤怒啊?下次便買兇殺人,到時你怎麼辦?你依舊表達十分憤怒。
我們必須要認清一個事實,我們的憤怒如果只是停留於大叫:「我好憤怒啊!」的層面,是完全毫無意義的。
要表達憤怒,便要用行動證明。要令對方確切感受到你的憤怒,要令對方懼怕你的憤怒。

選舉,是文明的方法表達民意;暴動,是另一種方法。
用口講憤怒,是文明的方法表達厭惡,用手講,是另一種方法。
不讓天琦參選,不會令支持港獨的人少了。
一個文明政府,會讓市民用文明既手段去改變社會;不文明政府,市民才要用不文明的手段去令社會改變。

梁天琦沒法參選,該害怕的不是我們,而是掌權的大人們。
他們往上爬的時候,我們還未出生,所以我們阻止不了。
但現在,我們站出來了。
我們決定不了你們的過去,但我們決定了香港的未來。
總有一天,你們會老死去,而我們仍活著。
那時候,你們能不能好好死去,就不由得年老體弱的你們決定了。
你們大可把這視為年青人對你們的威脅、恐嚇。
我們保證,你們今天所做的卑鄙事,我們十倍奉還。
你騷擾梁天琦一個人,復仇的人便當騷擾你全家。
你們禁絕港獨聲音進入議會,他朝我們將立法確保各位不得好死。
唯有這種程度的反擊,才能讓當權者及其打手恐懼。

七龍珠中眾人與斯路戰鬥時,悟飯一直保持善良,壓抑憤怒。
如果,悟飯沒有釋放這股憤怒化作真正的拳頭,如果他只是在一旁不斷大喊:「我很憤怒,我很失望。」
斯路根本不會正眼看一眼悟飯,一直把所有人殺死。
拉你>唔俾你選>打你>殺你>......

你還要憤怒幾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