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港大哲學、政治雙主修的畢業生,梁天琦理應前途一片光明。入中學做通識教師也好,入民建聯做社區主任也好,入政府做政務主任也好,至少不用天天受建制、泛民抹黑,亦不用落得被狗仔隊跟蹤、左報記者在太古站挑釁欺凌的下場。苦水喝盡,立法會參選不了,身上卻背負「參與暴動」、「煽動暴動」等罪名,前路茫茫,究竟為著什麼?「還不是為了對香港的愛」相信天琦會這樣回答。

香港很可憐。她很美,很可愛,就是沒有人願意與她長相廝守。人人都選擇做過客,享受夠了,便離開。天琦比其他香港人厲害的地方在於:他不只決定與香港廝守終身,而且押上自己的前途和誠信,爭取每個拯救香港的機會。林鄭嘲笑他「睜大眼講大話」,支持者擔心他找不到工作,他毫不在乎。因為在他眼中,守護好香港,讓土地上的人民繼續得享自由、平等、公正的待遇,比個人一切榮辱悲喜更加重要。這種無私為自己堅定的信念奮進的情操,正是蘇格拉底式的精神。

古希臘哲學家蘇格拉底,一心一意探求真理,尋覓世上最有智慧的人。他在街頭跟人辯論,得不到絲毫利益,反而開罪了不少權貴、政客和辯士,惹來罵名。終於,他被雅典法庭以「敬拜邪神」和「教壞青年」兩項罪名判處死刑。蘇後來安然接受,不怨天,不尤人。

蘇格拉底大可以成為權貴、政客、辯士一分子,視歪理為真理。他亦可以聽從學生們的意見,逃獄避死。不過,他沒有。他信守真理,哪怕真理為自己帶來無窮苦難;他信守公正的司法程序,哪怕法官、陪審團 (由雅典公民組成) 一律敵視自己。

今天,大學教授們常常嚮往蘇格拉底的做人態度,可惜他們全非蘇格拉底!港大校委會事件,哪位大學教授站在學生一方?陳雲丟失教席,哪位大學教授仗義執言?真理、香港固然重要,不及一己身家性命、妻兒子女重要。天琦政治歷練容或不足,但此無損他是香港的蘇格拉底。唸哲學的人該當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