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原理,相信稍有邏輯的人都能理解,社會運動至少有分兩種,一種是基於某一事件為導火線,激起民眾情緒,繼而引發群眾騷亂(也就是泛民反應彈的行為模式);另一種則是群眾基於對社會整體狀況不滿,小部份的人率先站起來,靠社會運動鼓吹更多人的情緒,主動製造導火線,最終同樣引發騷動。這個原理不高深,一般人只要腦內思考一下也能領悟。

熱普城推動的永續基本法的潛台詞,也就是不滿現行基本法,因為基本法只有50年期限,要永續則必然要修改;縱然我口說愛基本法愛的深沉,但我主張永續基本法的話,實際上我就是反對現行基本法,這是熱普城不宣諸於口,但聰明人要心領神會的。

而五區公投全民制憲,其手段是現行基本法及香港法例框架外的辭職補選,變相公投,原理是很簡單,就是透過一場全民運動:選舉投票,利用這個競選活動以及媒體大眾必然關注的契機,鼓動全香港人投入一場關於香港前途的議題。只要群眾積極參與投入,不論公投計劃成敗,都將有可能是另一個繼雨傘革命後大型群眾行動的導火線。

不過,梁天琦接受蘋果訪問時說:「(熱普城)永續《基本法》係我冇辦法認同,因為《基本法》都搞到我雞毛鴨血,仲要我永續佢?」

梁天琦這種評論,實與三歲小童的政治評論無異。只看到永續《基本法》的表面,卻不看其手段和論述實際是在做什麼。

同一件事楊繼昌也可以說:「梁天琦簽署擁護《基本法》係我冇辦法認同,因為《基本法》都搞到香港雞毛鴨血,仲要我擁護佢?」各位又是否同意這番言論呢?

然而,梁天琦早幾日卻呼籲群眾,內容大意是凡事不要形式主義,要理解他簽署認同及擁護基本法,口頭不支持港獨的實際用意。證明梁天琦是有能力理解形式次之,實際行動是別有意義的。

梁只看永續《基本法》的表面及形式,就批評熱普城,但他卻教群眾對待自己,要懂得看其實際內容,別著重表面及形式。我百思不得其解,梁天琦這種雙重標準的道理。

那麼好了,我的問題是,梁天琦是不知道「永續《基本法》」用意,還是假裝不知道呢?還是會有第三個可能,是我想不到的?在下不才,還望賜教。

利申:我知道在梁天琦剛遇襲的這時間刊出這篇文章定必引來不滿,但我寫文章是以事論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