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生何其多,屌得幾多個?但有些事我們不能不發聲,不能不宣洩,若我們連怒火也失去了,我們就枉為人。

八月十三日,facebook還是一片嘻笑怒罵,一邊是雞,一邊是奧運。

本來已決定了投梁天琦的一票,被選舉主任粗暴否決了,各政府官員先後對傳媒聲稱不會要求人大釋法,或是不會全數認同基本法所有條文,大家心想,選舉主任今次也含得撚橡皮糖,然後輿論又回到「大家要投票」的狀態。

老實說,現況發展到如斯地步,我一票也不想投。新界東(本人為新東選民,所以只提新東)有三位看似是本土的候選人,一位是新面目、一位立場飄忽,實力欠奉、一位是本土論述中最主要人物,遺憾個人政治魅力不足。身為一個選民,不是甚麼政治人物,不能要所有參選人杯葛無理篩選,只能投下對得住自己的一票。新東選情悲觀,相信不是只有我一個人感覺到的事。

香港已經是一個易子而食的國度,站立於社會上層的人拿著手中權力,千方百計打壓不同理念者,成為了本土派的成派基礎。有權者有意無意的,為保著自己權力,令社會各層面完全失衡。形成肥上瘦下的局況,還要向弱勢百般阻撓,口誅筆伐,這種扭曲的態度與道德觀強迫整個階層反抗。當我們的安全不受保障,還要被責怪不夠勇武、活該受折磨時,就應該明白他們不只是不支持你,他們是敵人。這種老屎忽政治中為飯票而推崇永續「民主運動」有一信條,「不爭取、不推進、不改變」。靠著前人的口號,牙牙學語般執口水尾,當成自己的人生經驗和智慧,卻怎也看不出他們所作所為有多大智慧。

香港人很善忘,也很會消除自己的壓力。梁天琦被剝奪政治權利而退下了桌上選戰,然後大家也要決定一票歸誰,國師、巴治奧,還是走回頭路投泛民,在這一點上,我很羨慕新西和港島的選民。直至梁天琦被黑色福士兩人跟蹤、十三日晚被大公記者滋擾、挑釁,甚至完成電台工作後受襲,三次事件又把本土派支持者帶回現實。民意代表受到政治打壓,輿論攻擊,這是政治ABC,所以沒人頂替梁亦無可厚非,但現實上,政治人物所承受的壓力是全方位的。

梁天琦的支持者要記得,若認為梁天琦的立場是你所支持,也是將來唯一的出路,你的前途就和他捆綁在一起。身為一個獨派支持者,我的命運就與獨派的大家捆綁,只要獨立失敗,我們就全軍覆沒。之前一直投資過的抗爭成本不只會白費,還有一同帶來的併發症將會像冤鬼纏在我們身上。若你看到同伴受傷、滋擾而退下,那同伴還剩下甚麼,那些為我們站在陽光與鎂光燈之下的人靠甚麼走下去?不要忘記,那些為我們發聲,代表我們的人所受過的挑戰,從不比我們少,若他們所說的是唯一出路,我們作為支持者,怎能說退就退?

我們要認清事實,獨派是一個全無保障的政治取向。警察不能保障我們的安全,牠們只會錄個口供,裝模作樣的叫「做咗嘢」;輿論會被左膠蓋沒,勇武錯、不勇武亦錯,他們是一群毫無獨立思考能力,甚至喪失基本道德倫理和判斷力的羊群;主流與共匪傳媒無盡的打壓抹黑,他們冷待你的政綱,作出不同程度的滋擾、嘲諷、人生攻擊。我們在一個這樣的群體裏,叫天不認,叫地不聞。但獨與不獨還是本土派的事,我們一直想像的梁天琦有光環,以為他在傳媒鎂光燈之下,攻擊也只止文字或口頭上,但事實上,背負了我們希望的,不只是梁天琦,一眾參選的本土派或獨派,將會一直受滋擾,甚至進一步的侵犯。

不停受打壓,前路茫茫,付出也不一定有回報,但我們要知道怎樣將壓力轉化成動力。人人也有一技之長,就算不出眾,也總有其用處。我文筆並不精闢,也無文史哲底氣,只有一股蠻勁和對香港的愛國心,但我們所能做的就是這些。不論所做的事是微不足道或是驚為天人,建國需要的不只是論述、行動,還有同伴。少一個人就少一份力量,少一份思緒就少一份進步。我們需要前進的力量,但力量並不是靠一個人分發,而是每個人也要付出。

身為支持者,除了選票、導向輿論、物資支援、宣揚理念,還有最重要的是保持下去,撐下去,唔好死。雖然我讀的是心理學,但我不會寫甚麼心靈雞湯。港獨支持者應該一開始就明白,只要我們倒下了,香港就覆亡,不但是我們的後路,還有我們的、弟妹的、下一代的、香港的將來,全數將付諸東流。我們的注碼很大,然而我們不能,而且沒有方法退場止蝕。因為再恐懼也要向前走,到被籠罩你一定會冷死,被「習慣了」的人心冷死。看著同路人慘白的臉,你也不會再走得動。我們知道香港是這樣,也知道不應該是這樣,但我們不能因為「習慣了」就喪失了憤怒。憤怒當然是一個負面狀態,但同時是生的意志,一個不會憤怒的人不是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