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屆立法會選舉獨派有兩大陣營——熱普城和青政。兩派票源相近,造成兩派互相攻擊,一方面熱普城猛烈批評青政和本民前的直接港獨,另一方面也有青政、本民前支持者將熱普城打成統派。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雙方都在曲解對方主張,一波又一波的論述不斷打稻草人。本來辯戰對了解雙方立場有一定作用,可惜稻草人之亂令辯戰變成無意義之謾罵。筆者作為支持熱普城的港獨派,希望能以微薄的能力釐清雙方論述。

熱普城絕對是獨派

筆者先由熱普城說起,有指熱普城「永續基本法」是永續惡法,但實然他們「永續基本法」的前提是「全民制憲」,即是一個由我們所制定的基本法。可能你不喜歡基本法這名字,但「言者所以在意,得意而忘言」,重要的是其內容而非其名字,只要憲法內容是由我們去訂,就算叫賤民法也一樣。說永續基本法是永續惡法是站不住腳,因為他們忽視了其「全民制憲」。

其二,熱普城追求的是香港的實然主權,說穿了就是實然港獨。一個擁有永久憲法的地方,其實就是一個國家。就算最終保留基本法第一條,我們「名義」上是中國一部分,但實際上由香港人擁有主權,其實香港跟獨立了沒兩樣。有人會說中共不會守約,誠然,我們不可能信任中共,但要維持香港的實然獨立,並非依靠名義獨立,而是依靠香港雄厚的實力。就算香港名義上獨立,如果沒有實力,香港國也只會淪為中共的傀儡政權,就像美國的傀儡政權一樣。我相信獨立追求的必要是實然獨立,要實然獨立就必先制憲確立實然主權,再以香港的實力使中共不得違約,下一步才是談論應否名義獨立。就算這一刻香港可以名義獨立,但我們仍未有實然主權,甚麼獨立也是徒然。熱普城並非不追求名義獨立,而是看實然獨立先於名義獨立。

青政並非新泛民

另一方面,熱普城也批評港獨是「抹去香港歷史」,要將香港推倒重來。其實則不然,港獨並非要推倒香港的過去,青政與本民前的香港獨立主要建基於香港民族主義,民族主義怎會抹去民族的歷史?香港民族正正由香港人的歷史建構,然後由香港民族繼續建構香港未來。而香港民族要捍衛民族尊嚴,就必須要獨立。因此說現存的港獨摒棄香港歷史絕對是打稻草人。

另一說法則指控青政是新泛民,筆者絕不認同。指控青政是新泛民的理由大概是他們的行為十分泛民,筆者並不否認這點,但他們的行為泛民絕不能推導出他們的主張泛民。他們主張香港獨立,這是泛民嗎?他們以泛民方式推廣獨派理念,正如陳浩天所說我們應該學習泛民,而青政正是一個好例子。青政透過泛民方式推廣本土主張,真正做到吸納泛民選票,這是其他獨派做不到的事情。青政是新泛民的第二個理由是其五年公投主張,有人認為與香港眾志的十年公投差無幾,但事實上卻是差很遠。差別正在於青政支持香港獨立的立場,就如蘇格蘭民族黨支持獨立而推動蘇獨公投,難道蘇民黨又是蘇格蘭的新泛民?而攻擊青政的第三點是他們有言接受一國一制,但理解一個語句必先了解前文後理。青政是指如果公投結果是一國一制仍然會接受此結果。他們接受一國一制的前提是公投賦予一國一制正當性,就正如五區公投全民制憲也賦予新憲法正當性,如果五區公投結果並非熱普城所主將的憲法,難道就輸打贏要嗎?港獨公投也如是。

青政在初一之前,已經支持新東補選的梁天琦。新泛民會支持本民前嗎?本民前對青政的信任自那時起已經建立。可能你認為青政面目模糊,但如果他們表現更強硬,結果只會造成𠝹其他獨派票而兩敗俱雙,青政正是為此找出路,吸納熱普城難以吸引的泛民票,將港豬泛民導向獨派。

獨派不用和解 但也不要敵對

獨派主張五花八門,百家爭鳴本是好事,但今天獨派之爭使獨派內互相敵對,實在令人悲痛。筆者並非主張獨派大團結,只是不忍獨派之敵對心態。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其實說易做難,變成盲粉攻擊對方,其實只會淪為黃絲拜神一般。獨派理應各自推廣其主張,將謾罵轉化成論述之爭,以增益獨派理論基礎,這是最好的狀況。雖然筆者能力有限,未能深入剖析兩派論述,但仍希望將一般對兩派的誤解消除,令爭論變成論述之爭,而非打稻草人。

熱普城是獨派,青政非新泛民。祝願各區獨派悉數當選。

天佑香港,獨立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