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質素越見低落,先不要說亞視之死,即使僅存的大台CCTVB,看著那些失真的報導和用詞,越來越光怪陸離,甚至你會發覺他們在故意引導你向錯誤的方向,所灌輸的價值觀也是令人不敢苟同的。眼看著傳統紙媒沒落,網媒興起,你以為按個鍵就可以知道真相了嗎?非也。

關掉電視機,上個網,你以為就可以知道真相了嗎?同一事件,各自表述,想知道孰真孰假,是人是鬼,還要自行抽絲剝繭,柯南上身,我們只是普通市民,只不過是想知道真相而已,為甚麼要這麼費神?

《導火新聞線》的主軸就是在暗示現時的香港,某些傳媒的角色和取態已變了質,以閃報和囧報的大鬥法描繪現況,例如譚銳智挾持電視台人質的目的是為了替自己女兒譚一心取回公道之後,閃報的記者用盡手段刺激譚銳智的情緒,令他傷害高健仁,從而提升令閃報的點擊率,這種方法,是記者應該用的嗎?記者的職責不是報導真相嗎?不去發掘真相,卻在旁耍下三流把戲,甚至像閃報女總編一樣:「沒有新聞就編一個!」或者如樂嘉輝說:「事實真相誰會知道,筆在我們手上」,不敬業也不尊業吧!

然後為甚麼閃報敢這做樣,正如方凝所說:「因為有市場!」,難聽點,就是因為「香港人鐘意食花生」。但是她沒有放棄,她認為傳媒工作者不應該因為市場而改變自己的天職,相反,應該將正確的觀念和訊息灌輸給讀者,更利用「香港人鐘意食花生」的心態,利用短片在網絡世界打了一場扭轉大局的勝仗,一晚之間聚集千人去聲援智叔,贏是因為懂得善用時勢,這是英雄擅長的。

《導火新聞線》的深度絕不於止。譚銳智的故事起源於「一罪兩審」,這是一條極具爭議性的法例,正如戲中所指,打官司對一般市民來說,隨時會傾家蕩產,此例是用來保障市民當被法庭判決無罪釋放後,不會再被無故起訴。因此,即使譚銳智能夠找出有力的證據指證高健仁的姦殺罪名,但基於一罪兩審的法例,高健仁依然逍遙法外。

換個角度,假如能夠推翻一罪兩審,像高健仁這種人渣當然是難逃一劫,注定要在監獄贖罪。但與此同時,警方及律政司亦可能以同一罪名循環控告同一人仕,這樣便會容易造成政治打壓,若果政府能秉公辦理,當然沒有問題,因為每件案件都應該是獨立看待的。但在此時此刻的香港,打壓早已屢見不鮮,律政司這個神聖的機構亦被滲透,淪為港共喉舌。一罪兩審,相信會因為這電影而再次成為熱話。

此外,在樂嘉輝、方凝調查一罪兩審的時候,發現相關法委會遞交報告並呈上立法會後,便音訊全無,即使官方網站的文件檔案亦消失得無影無綜,在一輪翻查之後,竟然發現是高健仁的舅父張議員在立法會力阻一罪兩審的修訂 ; 高健仁父親高耀球更一直以不同形式恐嚇譚銳智一家,務求令他們放棄爭取修訂一罪兩審。官商勾結,顯然而見,你以為這是純屬虛構嗎? 錯了,香港早已上演,鉛水事件、陳茂波與新界東北收地計劃、許仕仁貪污案,如果沒有記者,我們依然蒙在鼓裡,我相信所知的只是冰山一角,這座冰山有多大,難以想像。

記者,是彰顯公義的重要一環,沒有鏡頭就沒有真相。公道自在人心,是非不在時勢,善用你們的筆,為香港留點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