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港人以揶揄中國奧運選手為樂,連劉兆佳也要出聲:「長此下去,將不利一國兩制」,689 及其垃圾官僚竟然照舊在八月底安排中國金牌運動員訪港。港共刻意與民為敵,未知是否習近平的意思,但此舉無異於玩火自焚,則幾乎可以斷言!

港共大玩自殺式管治,導致一批又一批年青人對中國離心離德。香港大學最新一期《學苑》民調顯示,逾六成受訪學生贊成「港獨」,其中 31% 更支持發動武裝革命。《信報》前專欄作家練乙錚接受《立場新聞》專訪,明確指出「(香港) 不可以搞城市遊擊隊、拿住武器周圍同警察對抗,你無得同佢打」,但他同時說:「我前兩日喺街邊,有個阿伯問我係咪練生,我同佢傾咗廿分鐘。佢話,班細路講港獨,都唔係話咁戇居,只不過做唔做到係問題囉。」什麼迫使年青人趨向激進、老年人無懼禁忌?還不是港共「仇必仇到底」的好鬥態度。

夏朝最後一位君主桀,厲行暴政,視人命如草芥。他曾自比太陽,發「太陽滅亡,我才會滅亡」之高論。當時人民憤憤不平,指罵太陽:「時日曷喪,予及汝偕亡」(你幾時去死,我與你一起死)。終於,隨著商湯起兵討伐,桀被放逐至南巢而死。

「仇必仇到底」、與民為敵不會有好下場,這是十分淺顯的歷史常識。假若港共一意尋死,我們定必奉陪到底,借用「熱血公民」首領黃洋達的話:「如果你想要一條死路,我可以今日向你承諾,我他媽的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