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本土思潮才剛成形,本土派內部已經形成兩種主張:公投制憲以及香港獨立

以熱普城為首的制憲派主張修改基本法,當中包括「永續《基本法》」,國師陳雲多次宣稱反對港獨,但陳雲提到的「有恆久憲法的香港政權」到底是甚麼,大家心照不宣。

許多人不明就裡,紛紛指控「永續《基本法》」只是將殘缺不堪的金剛箍套在香港人頭上,讓香港人永世受到中共的壓迫。其實「永續《基本法》」只是公投制憲的最後一步:將《基本法》修改成真正屬於香港人的憲法後將其永續,可以保留香港人原有(應有)的生活,亦免得2047中共藉詞將香港回歸「一國一制」,令制憲成果付諸流水。

公投制憲另一個被賦予的意義是在發生暴力革命前給中共和港共政權一個下台階,希望能在流血革命前帶來最後和平改革的機會。

然而,筆者認為公投制憲最終必然會失敗,流血革命必然隨之發生。

中共和港共喉舌將和理非之首,從未主張和支持香港獨立的何韻詩打為「港獨分子」,以及將自稱為中共座上客的陳雲「冊封」為「港獨之父」,已經表明只要不是建制的一部分(包括泛民)而對抗中共暴政就隨時被打成反中亂港,顛覆國家的顏色革命黨。可見中共從前不會,將來也不會給予香港人任何自決自治的機會。縱使今屆熱普城五區成功當選,成功推動全民公投,中共也不會承認公投結果,最後香港人只剩下兩條路:一是在在中共淫威下苛且偷生,二是勇武起義,予及汝皆亡。

既然已預視公投制憲失敗告終,為何不在開始便支持香港獨立?

在亮出暴力革命這張底牌之前,必先把所有和平,可行的手段都用上。青年譁變,以死相搏,一來不值得,二來成功與否仍然是未知之數。將「修改基本法」搬上香港議程,可以將香港人命運自決從停滯不前的民主運動向前推進,亦能將強加予香港人的《基本法》改成屬於香港人的《基本法》。成功固然能讓香港「避過一劫」,若然失敗,亦可以讓對中國和平改革和中共給予香港人民主自決的幻想破滅,讓所有本土派甚至泛民支持者轉投香港獨立,這樣才能使香港獨立以及暴力革命真正得到大多數人的支持。

坦白說,目前港獨至今仍然是不成氣候,即使有近半青年人,以至兩成香港人支持香港獨立,這股力量仍未足以撼動政權,加上於心直說,現時支持香港獨立的人有多少個準備為成就大業奉上鮮血,獻上心臟?若要更多人支持香港獨立以及暴力革命,必需要使泛本土陣營的「泛中華膠」(並非指泛民當中那些冥頑不靈的大中華膠)和堅守所謂和理非的抗爭者死心,丟掉幻想,準備抗爭。

回顧上兩世紀,中國(有說是清帝國)發起大規模的洋務運動,就如香港的民主運動般,由於離不開「中學(香港是中國不可分離的一部份)為體,西學(西方民主政制)為用」的大中華思想以及內部政治體制,因此經甲午戰爭(雨傘革命)一役後宣告壽終正寢。及後雖然冒起了以孫中山、黃興等激烈的革命主張,就像香港的梁天琦和陳浩天等人主張香港獨立,但主張君主立憲,虛君共和的維新派(以熱普城為首的修憲派)仍然為不少人所支持,起初中共和香港財閥就如慈禧一般默許香港維新,公投制憲(從包括曾主張香港獨立的鄭錦滿能隨其聯盟參選立法會可見其意),但修改基本法終究會動搖中國人在香港的特權和利益(就如滿人和漢人之間的階級矛盾)以及中共政權,因此筆者斷定中共和港共政權最終不會讓公投制憲成事,於是香港人將毫無爭議地投入香港革命派,共同成就建國大業,走向共和,為此筆者樂見其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