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那個下午,當你想起某位朋友,下分鐘就收到他的訊息,你笑說:「我正想起你。」他回覆:「是嗎?原本想找你了,但忙了一朝早,剛巧現在才有空檔找你,何時出來聚聚?」

夢見很久沒見的前度,心裡納悶一整天為何還會想起他時,下班後,地鐵月台的門一開,想不到他就站在面前。你感到不可思議,你倆微笑、道別,又一次擦身而過,然而這次你心頭暖暖的,彷彿為長久以來的問題找到了答案。

遇上巧合的事情,我們通常會有一下子覺得好神奇,卻因找不到原委而日漸淡忘。但瑞士心理學家榮格沒有把它們忘記,並且認為這些表面隨機的事件背後蘊藏著有意義的秩序。

卡爾·古斯塔夫·榮格

卡爾·古斯塔夫·榮格

類似以上的現象,榮格稱為「共時性」(又名「同時性」)。

共時性,簡單解釋為「心靈與物理事件的有意義巧合」,意即你夢到(心靈),醒來不久就見到(實質世界),你想起(心靈),然後遇到(實質世界)。而且有些更是意味深長的巧合,例如榮格親身經歷的其中一件共時性事件,他便認為包括了由物質世界而來的心理補償。榮格有次與一位病患會面,病患提到她夢見過一隻金色的甲蟲,正當二人討論夢境之際,窗戶上發出聲音,原來正是一隻金色甲蟲發出的,牠正試圖飛進房間。這個「巧合」令那位病患有所感受,從而使療程得到突破性的進展。

榮格發現,人類普遍有把事情歸咎於因果關係的傾向,我們常掛在口邊的「事出必有因」,正是人類沉迷因果論的寫照。我們總習慣為事情安上原因,為了它看上去合情合理,即使不一定是真相。或許,這是人類的求生本能吧,我們慣於為幸與不幸、對與錯找個理由,以警醒自己(雖然人類還是在不停重複犯錯)。

除了世界的因果秩序,共時性體現了宇宙可能還存在著另一種秩序,一種影響我們人生,也讓我們的心靈參與的秩序。事實上,榮格一生中遇過不少「共時性」的事件,而且出現的頻率,令他難以相信這是純粹巧合。

共時性事件往往發生在表意識較薄弱的時候,甚至是潛意識(也稱無意識)狀態,例如發夢或發呆。當表意識漸漸恢復過來,例如夢醒,或醒覺自己在經歷難以置信的巧合,共時性事件出現的機會就會較低。可以說,潛意識狀態,是共時性的入場券。

舉一個例子,假設你最近常常想起某君。現在,你到尖沙咀逛街,不其然想起他的工作地點就在尖沙咀,會碰到他嗎?結果走了半天,卻見不到他的身影。因為你的表意識在警覺狀態,以致發生共時性事件的機會很微。

兩星期後,你又來到尖沙咀,不過這次不一樣,你專心在捉卡比獸,玩Pokémon GO玩得忘形,半點也沒有記起他。一會,你聽到有人喚你的名字,抬頭,原來是某君,殺你一個措手不及。叮噹!「有意義的巧合」悄悄的來敲門了!你們或者會因為這次巧遇成為常聯絡的好友,蝴蝶效應下,也許人生很多事情都會因而改變。我們又怎可以說,這些只是無關痛癢的純粹巧合?

我已經開始寫下這些巧合,寫下了,有何用呢?或者當收集得夠多的時候,就與大家分享。到時候,我或者會這樣做,或者不會,那就只有那時候的我才知道了。

其實所謂人生,也就是開始與結束之間的一堆事情,有謂無謂,真的如此重要嗎?又由誰人去界定價值?

來,寫下吧!
參考書籍:《榮格心靈地圖JUNG’S MAP OF THE SOUL》 作者:Murray Ste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