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楊說,他不認識Mack Horton(剛贏了他的那位泳手),還說1500米泳他是王者,他是新世界。

孫楊這個人,玩味之處甚多,若魯迅先生筆下的阿Q描繪了民國時代中國人的劣根性,孫楊這個活生生的人就是當代中囯人之寫照。

孫揚情緒形諸於外,喜則暴喜,怒則狂怒。勝,不可一世,口出狂言。敗,淚灑當場,不顧儀態。共通點都是自私,凡事先發洩情緒要緊,他人感受、場合是否恰當,都不重要。

說他沒有實力並不公允,但孫楊卻總愛耍旁門左道:世錦賽練習時拉腳騷擾巴西泳手、本屆奧運賽前向對手潑水,加上禁藥事件,這個人奪得獎杯再多,又能否使人心悅誠服?

他跟很多中囯人一樣,任何事都能政治化,游泳勝了日本泳手,就是「感覺為中國人出一口氣」、「日本國歌很難聽」,那這次敗給了澳洲泳手,不知又是否Horton為被搶光奶粉的澳洲媽媽們報仇?

孫楊要面子,要受人注目,高大偉岸的身形下包著脆弱的玻璃心,稍為觸碰就發癲發狂到處要人道歉,卻沒想過自己做過更過份的事。

孫楊之前,其實早有一個劉翔,但零八年前的中囯沒那麼犯眾憎,加上翔哥的串配上其整齊的外貌,那叫酷;孫楊的囂張,從他那良莠不齊的歪齒中,只有陣暴發土豪味道。

那麼你們懂香港人為什麼越來越討厭中囯了嗎?Horton要忍受一個孫楊,香港人,要忍受十三億個孫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