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發展至有代理候選人的出現,皆因畸形選舉制度。完全專制,選舉毫無意義;正常民主,選舉無需篩選,有民意支持的人物,自然可以參選甚至當選。只有當社會尚在過渡期,議會或官位有政治權力;同時部份人物得到支持,但又受制度歧視未能參選;最後只有部份同路人可以參選,先會出現代理選戰。

戒嚴時代的台灣,屢次有政治人物未能參選,最終由妻子「代夫出征」,並且贏得議席。早至1961年,雲林縣議員蘇東啓因「台獨叛亂組織罪」被判死刑,後來改判無期徒刑。其太太蘇洪月嬌就代夫出征,當選省議員。1979年美麗島事件,獲罪之張俊宏同姚嘉文的太太都代夫參選立法院,並且高票當選。

1985年陳水扁因蓬萊島案入獄八個月,亦係由半身不遂的吳淑珍代選。陳水扁出獄後,甚至擔任吳淑珍之議員助理。因涉嫌叛亂罪而自焚身亡的鄭南榕,其妻子葉菊蘭亦以「台獨烈士遺孀」的身份,係1987年高票當選立法委員。

之後台灣解嚴,仍然有零零星星代選,不過當中抗爭意味逐漸變淡,成為台灣政治文化下之小註腳。

台灣的幾個例子,皆係因台獨獲罪政治人物入獄,故由妻子代選。當年台灣雖係戒嚴,但仍要維持民主政體之外殼,故此仍然准許妻子出選。其他戰友,如果台獨色彩一樣濃烈,一樣會被禁出選;台獨色彩較淡,則未必能取信於民。只有當以妻子代選,民眾自然不會考慮妻子的個人立場,而將台獨人物的票源,集中係妻子身上。

最近緬甸大選,亦有類似情況。當地憲法列明,總統個人及家人均不得有外國國藉。政評將這一條解讀成針對丈夫係英國人,而兒子都係英藉之昂山素姬。昂山素姬的解決之道,係保證國會勝選之後,會間選黨內其他人為總統,自己幕後居中調停。雖然後來最終開設一個「國事顧問」的職位俾昂山素姬,但係的確昂山素姬係以「代理人」為選戰主軸。

當然,代理候選人模式,並非長治久安之道。一旦某政治人物以代理人之方式出選,意味選民係相信個人,而非背後理念或組織。但係新時代萌芽之際,的確會有人才不足,威望未夠的情況。係依個時候相信代理人,或者係靈活抗爭的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