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語入文,係香港有好長嘅歷史。英治時代,部份文件,例如法庭口供,必需求真,故此以廣東話直接紀錄。六七十年代嘅廣東歌,亦以廣東話填詞,許冠傑等名曲,唔少都係以本地廣東話為主。八九十年代,部份報章亦開始以廣東語寫輕鬆文章,廣告牌亦逐漸以廣東話或廣英混集為主。互聯網普及之後,更加出現全廣東話嘅小說同評論。到咗今日,捍衛廣東話,已經成為本土主義嘅一部份,係港人身份認同嘅一部份。

最近經常被引用嘅《想像共同體》,當中嘅學術論點都有提到語言對國族認同嘅影響。書中認為,印刷術嘅發明,令到本土口語可以發展成書寫語言,繼而成為國族認同嘅重要組件。故此,發展廣東話與否,係香港是否共同體嘅一大課題。

發展至今,廣東話經歷咗幾個里程碑。第一,係官方同民間承認,書寫同口語距離好遠,所以會口供先需要以原文紀錄。第二,口語開始入文,一開始係位階較低嘅作品:例如消閑文章同流行曲。第三,口語入文成為潮語,用舊有書寫文反而變成作狀。廣告幾乎全面改用廣東話,就係因為十年前政府同政黨發現,用漢語寫標語,形像顯得迀腐。我地可能已經步入第四階段:隨住用廣東話入文愈來愈普遍,愈來愈多嘅文章種類會以廣東話入文,直至回頭一看,廣東話入文已經成為普通人日常接觸嘅主要文體。

縱觀外國歷史,廣東話如此發展,有一定嘅歷史必然性。歷史上好幾個文化圈,都存在過口語同書寫語完全分離嘅階段。西歐嘅羅曼語族,曾經書寫傳統拉丁文,但口講通俗拉丁語(Vulgar Latin)。東歐則口講本地斯拉夫語,但書寫古教會斯拉夫文。回教國家,則口講本地語言,但書寫古典阿拉伯語。係中世紀書寫古語唔係問題,因為教育只限於貴族,有時間慢慢培訓。而且普通人係文盲,思想傳遞較慢,亦便於精英管治。

一旦各民族現代化,希望普及教育,發展科技之時,就要面對點樣儘快令民眾受教育。下面筆者會詳述兩個例子,都係決定更改書寫語言為口語,最終發展成今日我地熟識嘅諸種語言。當然,華夏社會一百年前亦經歷類似嘅發展。五四運動嘅「我手寫我口」,就係由文言文,改為書寫現代漢語。但係當日嘅運動,尚未完成。粵語入文,正係五四運動2.0。

羅曼語族(包括法文、意大利文、西班牙文、葡萄牙文、同羅馬尼亞文等)

一眾羅曼語族都來自羅馬帝國。羅馬帝國滅亡之後,各地仍然以通俗拉丁語為交流語言,並且以傳統拉丁語為書寫語言。但係隨住各地各自發展,各地嘅通俗拉丁語嘅語音同用字逐漸分離,各地語音唔再相通。大約九世紀左右,西班牙同法國都有以通俗拉丁語所寫嘅文獻,已經可以睇出雖然兩地都係講通俗拉丁語,但係實際上已經有顯著不同,可以算係兩種語言。但係因為正式文書,仍然以傳統拉丁文為主,所以書寫通俗拉丁語當時俾人睇成低文明表現。
葡萄牙國王迪尼什一世(Diniz I)係1290年成立第一間大學,並且明命以本土通俗拉丁語為教學語言,逐漸發展出獨立嘅葡萄牙語。另外,1085年西班牙卡斯提爾王國(Castille)攻陷西班牙中部嘅宗教名城托雷多,成為西班牙諸王國嘅首領,開始以本土通俗拉丁文書寫宗教同政治。再經過十三世紀嘅阿方索十世(Alfonso X)以本土通俗拉丁文大量翻譯經典同書寫新文章,逐漸統一卡斯提爾語嘅文法,演化成現代西班牙語。

意大利語嘅歷史亦差唔多,係翡冷翠當地嘅通俗拉丁文演變而來。早至960年,已經有出土文物,以當時嘅本地通俗拉丁文書寫。十三世紀嘅但丁,以翡冷翠本土語寫詩,包括文學經典《神曲》,加上其他同期嘅意大利詩人嘅作品,確立咗翡冷翠語嘅文學地位,成為意大利文嘅開端。

所以幾種羅曼語文,都曾經係本地嘅通俗拉丁語。到咗今時今日,仍然可以睇到影響。幾種語言嘅文法非常接近,而且詞彙相近。法語同意大利語,書寫詞彙有89%相通。故此法國人要明白意大利文章嘅大意,一般並非唔可能。但係口語就因為各自演化,相通地方較細,要明白對方,就要先學習對方嘅語言。

斯拉夫語系

斯拉夫語系係東歐地方嘅主要語言,約成型於公元500年。後來分成東南西三支,當中東斯拉夫語系就成為俄羅斯語、烏克蘭語、同白俄語嘅始袓。自九世紀開始,一眾斯拉夫民族都以古教會斯拉夫文 (Old Chruch Slavonic) 為書寫語言,共同使用西里爾字母。東正教會,亦係權鬥之後,確立古教會斯拉夫文為宗教語言。聖經同其他教會文件,都係以古教會斯拉夫文所書寫。

同羅曼語系唔同,斯拉夫人由一開始採用古教會斯拉夫文,就已經有東西南三支嘅斯拉夫語。所以好快斯拉夫人就以西里爾字母書寫自己嘅口語,變成兩語並行(古教會語同本土語)。之後嘅幾百年歷史,蒙古東來、兩大公爭霸、拜占庭瓦解,政權此起彼落,到最後莫斯科公國嘅斯拉夫語,逐漸形成獨立體系,變成俄羅斯語嘅始袓。

俄羅斯語嘅特點係同時受本土斯拉夫語同古教會語所影響。拜占庭帝國滅亡之後,大量教士同學者流亡莫斯科,就進行第一次統一文法,將原來本土化嘅書寫語言,重新變成接近古教會語嘅語體,因為對佢地而言,日漸口語化嘅書寫語,係低文明表現。

十八世紀嘅彼得大帝就反其道而行之。為咗普及教育同現代化,彼得大帝簡化咗書寫語言,使之接近通俗俄語,並且由法語同德語大量引進科學、法律、學術詞彙,令書寫語言現代化,成為第一代嘅俄羅斯文。到了十八世紀中葉,學者正式出版俄羅斯語文法,將古教會語稱為「高等文法」,通俗口語稱為「低等文法」,並提倡大部份文件以混合兩者嘅「中等文法」為本。再加上一次小型文藝復興,大量以「中等文法」嘅著作同譯作面世,令「中等文法」變成現代俄語嘅基礎。而口語,亦逐漸向「中等文法」靠攏,最終形成我手寫我口嘅俄語。

(以上例子來自維基以及Youtube嘅Langfocus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