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年北京奧運,「欄王」劉翔因傷退賽,不少港人在電視機前大叫「可惜」。當年港人對中國人身份的認同亦達到頂峰,逾 51% 視自己為中國人。事隔八年,里約奧運,港人竟因中國連番錯過奪金機會而拍手稱興。孫揚遭澳洲泳手賀頓揶揄「他不過是個藥檢呈陽性的運動員」,港人紛紛站在澳洲一邊,恥笑中國游泳協會指責賀頓失當。中國被當作敵國看待,乃香港國族意識逐漸形成一個重要指標。

香港國族得以形成,689 無疑是始作俑者。

近日 689 開腔回應有港獨候選人被選管會取消參選資格事宜:「他們 (指選舉主任) 是不偏不倚,不受政治干預履行這些職責,並作出有關決定」、「這不是政府內一個人的決定,是每個區的參選人遞交表格後,由該區選舉主任作決定的」。

按照 689 於 2012 年矢口否認出動防暴隊而防暴隊卒之在 2014 年「雨革」出現的歷史往跡,大家應該不難了解回應的弦外之音:「選舉主任的判斷分明由我一男子決定,是政治干預,你奈得我何?」至於 689 為何要這樣做?這是為連任特首爭取籌碼。

689 弄得建制、非建制派神憎鬼厭,眾所周知。習近平並非蠢鈍如豬,下屆特首必須換個新面孔,中共內部很大可能已有共識。所以,財爺、曾主席才會一改舊調,表態有意參選。

問題是,689 會否主動下台?又收取 UGL 巨款無申報,又隱瞞大宅僭建,又於「雨革」叫前線開槍,又讓幼女梁頌欣享有特權……他甫下台,能不遭清算,安享晚年嗎?

要避免下場悲慘,唯一方法就是連任。如何能夠連任?具體政績既然欠奉,只好替習近平添煩添亂,催生「港獨」,再而向習承諾自己有足夠能力解「獨」,以博取習暫時不讓自己去職。

從香港獨立建國的角度看,689 歹心做好事,可憐香港公平公正的選舉制度、公務員恪守政治中立的傳統卻因此受到重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