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天天被丈夫虐打,打了十多年,你會選擇:A,要求馬上離婚;B,要求永遠不要離婚?恐怕只有被虐狂才會選擇B項吧?

有「國師」之稱的立法會候選人陳雲先生,為了推銷政綱--全民制憲,永續基本法,「中國香港重新立約」--曾經以婚約比喻中港關係,但這個比喻恰恰把整個方案的荒謬處給暴露出來。陳雲更加提出成功永續基本法後,租借深圳、東莞等地,「擴充香港版圖」,讓人不禁憂慮結果會是中港極速融合。最近一年下來,中共加快蠶食香港自治權,明目張膽破壞一國兩制,嚴重違反基本法,不少有見識人士都認同獨立是香港唯一生機,陳雲卻愈來愈痛批港獨,但願他不要阻擋時代的巨輪前進才好(以下首先分析永續基本法內容,然後再處理婚約的比喻等等。)。

陳雲說他當選立法會議員後,將提出永續基本法議案,爭取立法會三分二議員支持,特首通過,人大批准。陳雲(2016年3月18日面書):

我是憲政主義者,英國有大憲章,香港有城邦論。我主張香港目前擁有的實然主權 用修改香港憲法條文(《基本法》)的方式來確定 及鞏固,先由《基本法》第五條開始(《基本法》永續,確定香港主權),再修訂第二十四條(否決PRC公民 在香港所生子女的永久居留權及國民福利)、第二十二條(香港取回大陸移民審批權)(按:熱普城又提出收回人大對基本法的終極解釋權),令香港保有主權、令中港族群區隔,這樣一條一條地修訂,直至香港可以擁有全部內政權的主權,成為一個在政治上可以運作的城邦(city-state),並與中國逐步確認邦聯關係。

陳雲提出修憲以鞏固實然主權,這種方法只有當宗主國本身是憲政文明國家,例如英國,才可能發展效用。中共連自己也未曾行憲,試問又怎麼會嚴肅對待香港的所謂憲政運動呢?

陳雲最近的街站演講,強調永續基本法不是革命,和平理性非暴力,但是最近一年港共和中共不斷赤裸裸地違反基本法,例如強硬讓挖空儲備,破壞環境的三跑工程上馬;銅鑼灣書店事件,中共直接指派特工來港抓政治犯;廉政公署高級人員因為積極調查梁振英貪污案而被排擠掉;港共利用港大校委會干預校方選拔副校長內政;選管會選舉主任利用不夠誠意作為理由篩走異見參選人等等。明眼人都看得出,中共沒有丁點兒誠意遵守基本法,情況持續下來,香港一定死得很難看。在這種情況下,沒有勇武行動當後盾,和中共談判,要求停止殖民,簡直是與虎謀皮,緣木求魚。

陳雲(2016年7月22日面書):

深夜。鹹濕論政之永續基本法。好多人不知道永續基本法的妙處。我用婚姻來比擬吧。《基本法》得五十年期限,可以比擬一段只有十年約定婚期的婚姻。一個富家女,被安排嫁給一個孔武有力的江湖大佬...那個江湖大佬會虐待富家女,侵吞她家產,食窮她的娘家,在十年內盡量虐待她...如果改變了規則,江湖大佬簽下婚約,終身不能與富家女離婚,而且承諾...丈夫不能干預家庭內政...江湖大佬的弟子會投靠富家女的娘家,令大佬的勢力削弱而受制。如果有朝一日,江湖大佬橫死街頭...富家女...回復自由。

陳雲的婚姻比喻提醒我們該回歸常理邏輯,人之常情(common sense)。永續基本法恰恰違背常理常情。正常的女人如果經常被丈夫虐打,當然會報警或找人援助,離家出走,入住庇護中心或其他安全地方,並且儘快申請離婚。妻子被打後還要求永遠不要離婚,惡夫自然有恃無恐,加倍虐待,反正怎麼打你,你也不會走的了。

永續基本法的最致命的一點是永續基本法第一條,香港永遠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一部份!香港人向中共表忠,請求永遠當中國的附庸國,中國便會大發慈悲,放過香港人嗎?少年啊,你真是太年輕了,太太太年輕了!確知香港永遠不會鬧獨立之後,貪得無饜的中共還不加緊殖民掠奪香港嗎?

立法會提出修改基本法後,估計人大絕不會交出基本法解釋權,甚至連廿三條也不會取消,只會批准刪去「五十年不變」五個字。

更嚴重的是,假定永續基本法而中共不滅亡的話,那麼哪怕中共怎麼樣摧殘香港,香港也沒有可能獨立,因為是香港自己提出香港永屬中共的!如果陳雲得到選民授權,選入立法會,提出永續基本法,而獲得批准刪去「五十年不變」,那麼以後香港人恐怕甚至連革命也出師無名!你自家簽字說明不論怎樣也不可以離婚的,突然之間又要求離婚,真是上帝也沒法子救助你了!因為那是你自己的自由意志的選擇啊(八十年代中英兩國談判香港前途問題,香港人不獲准參與,九七香港主權移交中共,香港人被迫接受。但是否提出永續基本法一層,香港人卻是有得選擇的。)!

陳雲(2015年6月20日面書):

由香港主權到香港大城邦。一旦香港主權以永續《基本法》的方式確立,香港成為附庸國,中港之間取得互信,中共將委託香港治理深圳、東莞及惠州,推進中國現代化。

陳雲(2016年8月2日面書):

擴張香港地盤,用特許市(charter city)的方式在大陸取得香港的租界,例如深圳的前海、番禺的南沙,之後擴張到深圳全境、東莞全境,將香港一部分的北方人口疏導到香港的新轄區,

要租借深圳、東莞、惠陽,可能會耗盡香港儲蓄金。深圳、東莞、惠陽等地幾千萬人口(陶傑稱之為劣質人口)會乖乖的接受香港人管理嗎?一旦有了香港身份證,他們隨時可以名正言順,來港居住享受社會福利。他們會乖乖的聽從陳雲的指令,呆在原居地嗎?這不是中港融合,是什麼?

陳雲(2014年6月8日面書)貼文恰恰點出這項危機:

香港同深圳接通的結果,除了香港文化毀滅之外,各位離地中產、有樓中產都要醒定做人:香港樓價會大跌。

陳雲(2016年8月6日面書):

支持港獨的人,吹捧出來的明星,他們自己也心中有數,他們根本是搞不出港獨的。正是因為這群明星搞不出港獨,故此香港的青年支持。香港有一大群這樣的愚昧、高傲而怨毒的民眾...在香港做中美境外政權的奴隸吧。一旦革命理論出現兩個版本,就是那個族群滅亡之日...如果你自作聰明,整個香港會為你陪葬。

中大最近的民調結果顯示, 17.4%的香港人贊成港獨,民調用電話訪問家居形式進行,在家用固網電話接受訪問的人多數該是家庭主婦、長者,他們大部分不上網的,這類人也有17.4%支持港獨,那麼全港支持港獨人士的真正數字便可能有35%了。8月5日晚香港民族黨在添馬公園舉辦的香港史上首個獨派群眾大會,有超過1萬人參與。

事實上,很多香港人都支持獨立,只是以為不可能,但陳雲6年多以來的理論(城邦論、遺民論)都是指向港獨有可能的。

城邦論:香港170年來都是自治城邦,擁有自己的司法制度、自己的語言文字(粵語正體漢字國學)、自己的教育系統、自己的議會、自己的公務員制度、自己的貨幣、自己的郵政等等。中共須要依賴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活命,香港公共秩序脆弱,中共港共投鼠忌器,絕不敢出動解放軍鎮壓港人,香港示威者只要多勇武一點,不須要真的死人,便可以迫使他們讓步。

遺民論:香港人是大宋遺民,繼承華夏道統;香港人又是大英遺民,傳承英國法制典章。總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截然不同。

那麼為什麼今天香港水深火熱,快要徹底淪陷,被老共殖民整死,陳雲竟然遊說香港人主動要求中共永遠統治香港,並且大力反對港獨大勢,反對當年他自己提出的「勇武抗爭」呢?

陳雲[Wan Chin](2015年6月16日)面書:

陳雲愛中共,甚至不惜將《基本法》永續,使中共得到永生。

總結來說,中國對於香港爭取民主自治,丁點兒也沒有意思要讓步,永續基本法只會把中共永久統治香港合理化,合法化,讓香港永遠沉淪。隨著中共殖民香港不斷深化,港獨已經是香港唯一的生路,漸漸成為大勢所趨。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

陳雲[Wan Chin](2014年1月1日)面書:

Either you follow, you lead, or you step out of the w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