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眼裡,沒有自由人,只有經濟動物。人生在世,無非為了錢銀、女人,自主、尊嚴、理想值多少錢?故此,一旦有人寧死不屈,堅持自己信念,他們必定是「唔正常」、「癡咗線」,歧視譴責不在話下,更要送往隔離,接受思想改造,「總之令佢做返個正常人」。

西方心理學有「控制狂」(control freak) 一詞,用來指涉試圖支配周遭一切事情的人。中共及其支持者,多少有「控制狂」傾向。他們無法向你解釋自己那一套何以「正常」,總之你這一套就是不對,是「癡線」。

香港部份人常常把「年青人梗係要受下氣啦」、「唔該你正常少少,有飯食有工做仲想點,理咁多政治野做咩?」掛在口邊,坦白說,他們和中共及其支持者沒有分別。

人有自由意志,理應自己決定自己的人生,過自己想過的生活,他人不得指指點點。密爾 (J. S. Mill) 說得好:「只有當個人的行為對他人構成傷害時,政府或社會才可以採用法律或輿論的方式強加干涉」。

不投身月入九千至一萬的奴才工作、關注時政以盡公民責任,對他人構成傷害麼?不然。與其汲汲於指責他人「唔正常」、「癡左線」,欲改造他人而後快,不如嘗試尊重每位自由人的選擇,勿以中共邪眼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