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五日,我們學習了和理非集會。但其實,我們有更多地方要學習。要組成一個有執政準備和能力的派系,不單要做得跟左膠泛民一樣,更要做得比他們好,做得比他們多。和理非集會仍然停留在左膠泛民的「社運」,仍未觸及左膠泛民的「政治」。誠如陳浩天所說,我們要由搞社運轉型搞政治。因此獨派必須有底氣,令我們真正成為一個牢不可破的體系,而非一盤散沙。

社運career path

我們經常說左膠泛民有「社運career path」,這條career path由學聯開始,各大院校學生會培育左膠泛民的新生代。由廢陶、蔡狗到木魚、清汶等皆由學聯培育,然後有兩條路,也許是進入支教民體系,也許是進入各大主流傳媒。進入支教民體系的,就算做不到議員,也可以做個議員助理,起碼有固定收入,過一段時間還有機會在選舉排名單第二,然後當大佬退休就自己坐正。進入主流傳媒的,或當記者或當編輯,也是固定收入,更掌握著輿論機器,適當時候為進入政界的同伴說項。兩條社運career path相輔相成,就像日漫《聖堂教父》一樣。

雖然經退聯一役,學聯此一左膠泛民搖籃已遭破壞一半,但獨派卻未能提供自己的career path。獨派career path有何重要?今日眼看陳浩天、梁天琦,他們不能成為議員,那他們還可以做甚麼?筆者敢斷言,就算他們想做M記,M記也絕不敢聘請他們。如果陳梁二人落得如此下場,以後還有誰敢為獨派說話?如果我們能提供career path,就可以令獨派有就業機會,今天他們為獨派發聲也不用怕日後事業受影響。試想中大學生會周豎峰、港大學生會馮敬恩、浸大學生會湯偉圓,如果沒有career path,他們只可能畢業等失業。同時如果獨派有自己career path,就可以有全職港獨的人。

所以我們也必須提供到兩條獨派career path,政界加輿論相輔相成。政界方面,雖然獨派候選人未能進身議會,但筆者認為,如果熱普城、青政等獨派當選,可以聘請天琦、浩天當議員助理,起碼讓其他人看到獨派不必然無事業上的出路。同時獨派組織也可以參與地區工作,然後(雖然有點遠,而且也不知能不能)參選區議員,當獨派在區議會開始有勢力,獨派的政界career path便大致完成。輿論界方面,由於獨派仍未有大傳媒,就算熱血時報也未能提供一定數量的職位,只有影響力而未能提供生計,所以我們定必要在傳媒方面發展。如果獨派有能力搞個像香港01般的傳媒,影響力和生計並存,一方面可以利用輿論為自己人說話,另一方面也可以為獨派提供記者和編輯等職位。

支教民

關於政界career path,不單單要有職位提供,更要有向上流動的機會。支教民雖看似三位一體,但其實三者亦是相輔相成,教協提供機會予有教育專業的人嶄露頭角,支聯會培育第二梯隊。左膠泛民先在支教拿名氣拿光環,再代表民參選。反觀獨派,幾乎就只有天琦、浩天、黃洋達等意見領袖,然後向下就只有抗爭者們。獨派沒有中層第二梯隊,沒有一些準意見領袖。所以獨派組織理應培育第二梯隊,好說不好聽,梁天琦被暗殺也有人可以頂上。不然,就會似plan B一樣,根本無人識李東昇。

在我看來,既然本民前未能取得議席,那倒不如成為一個全面街頭抗爭的組織,培育更多似梁天琦的發言人,為勇武抗爭訂下立腳點,面對的是獨派自己人。民族黨就主要以不同集會吸引普羅大眾的目光,但注意不要將集會變得行禮如儀,以港獨論述吸引港人投身獨派,繼續增強獨派論述。青政和熱血則專注議會和地區工作。如此便構成獨派政界career path。還有,看見泛民那些「法政匯思」,我們也要有獨派的專業團隊,也作為培育第二梯隊準備。猶其法律界,一方面可以支援義士,另一方面也可以成為第二梯隊,更甚可以成為獨派的梁家傑。

左膠讀書組

獨派缺乏完整論述,就算《香港民族論》也未到完整。因此,我們必須建構獨派論述,而要建構獨派論述,就必須要多看書。左膠雖有部分不學無術,但亦有部分十分熟書,十分了解左翼論述,因為左膠經常有舉辦「讀書組」讀不同名家之書。我們獨派也必須有這種人,所以我們必須舉辦屬於獨派的讀書組,建構獨派論述。而我們要讀的書不只關於民族,關於獨立,左膠之論述我們也必須了解。要擊破敵人,必先了解敵人。

讀書組一方面可以提高獨派論述水平,另一方面也加強獨派組織,讀書組可以識一班fd子,以後可以共同行動和支援。不同讀書組組成不同的小組織,令獨派的行動力大增。

政策研究

筆者不清楚左膠泛民的政策研究方面如何運作,但筆者認為我們也必須有人去做政策研究。筆者記得有不少人希望成立香港國臨時政府,但我們有誰可以擔任臨時政府財政大臣?我們有誰可以擔任臨時政府外交大臣?我們有誰可以擔任臨時政府能源大臣?臨時政府不是一蹴而就,我們必須有政策研究專家,才能成立臨時政府。

政策研究同時為執政作準備,執政後我們立即可以推行我們的政策。是全民退保,還是基本收入?是收購領展,還是引入競爭?等等等等許多問題獨派也必須有願景,否則只是空談港獨,根本無能力執政。我們要執政,便要開始培育行政人才,否則我們上台後也只會落得管治不善的下場,甚至比昔日政府更差。

筆者今次談了幾點左膠泛民值得學習的地方,我們必須一步步地建構獨派成為一個完整體系,而非只是一盤散沙。

天佑香港,獨立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