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乎近半年對本土派既攻擊,明既就係「You No Gun」同「冇水冇電」等失敗論,希望減低本土主義既吸引力。暗既則係各種攻擊不同既本土派政治人物,希望令本土派變成一盤散沙。遠既有針對梁天琦既「湖北出生論」,近既有針對陳國強既「轉軚論」,以及其他林林種種既投共論、間諜論,目標都係一個:就算未能阻擋本土思潮,亦需打散本土派既政治人物,阻止本土思潮發展成真正政治勢力,係遊戲規則之下爭取資源。

當本土勢力,逐漸由小眾運動發展成「三分天下」既政治勢力,將會出現各式轉軚既人物。當勢力尚未成型之時,領頭既人物太多係理想主義者,而且每每習慣我行我素,否則亦唔會勇於為理想而發聲。但係當勢力逐漸成型之時,必定會吸引理想主義較淡,實用主義較深既人物。到勢力真正成型之時,則會進一步吸引完全實用主義者(廣東話謂之「世界仔」)。領袖不再純潔,動員滲入政治考量,似乎是本土運動發展下去既必經階段。愈早突破依個心理關口,運動發展會愈快。

根據中大最近既民調,本港有17%巿民贊成港獨。換句話講,有六分之五既港人係未贊成,而本土派繼續壯大,原來未贊成既六分之五會轉軚。年齡超過三十歲既人,如果今日唔贊成港獨,現階段反對既人比無意見既人多幾倍。所以單論機率,年紀較大先加入本土陣營,由反對轉軚比政治素人既機會率更高。所以係好快既將來,本土派支持者就要面臨如何接受轉軚既政治人物。

太平天國起事之後,曾國藩係湖南組稱湘軍應戰,並且發佈了《討粵匪檄》(清廷稱太平軍為粤匪)。《討粵匪檄》中間一段如下:
是用傳檄遠近,咸使聞知。倘有血性男子,號召義旅,助我征剿者,本部堂引爲心腹,酌給口糧。倘有抱道君子,痛天主教之横行中原,赫然奮怒以衛吾道者,本部堂禮之幕府,待以賓師。倘有仗義仁人,捐銀助餉者,千金以内,給予實收部照,千金以上,專摺奏請優叙。倘有久陷贼中,自找來歸,殺其頭目,以城來降者,本部堂收之帳下,奏受官爵。倘有被脅經年,髮長數寸,臨陣棄械,徒手歸誠者,一概免死,資遣回藉。

用現代寫法,曾國藩既用人策略有以下幾點。
1)招募文武義士,武官可以領有軍糧,文官則招進幕府,
2)要求金主課金,課金千両以上,會奏明朝廷封賞,
3)如果敵軍先殺上司來降,會奏受官爵;敵軍棄械投降,亦會免死,送回原藉。

除左招募義士之外,曾國藩亦願意吸納願意轉軚既敵軍。每多一人投降,我方力量更強,敵方力量更弱,可以改變敵我力量之比。另外開左受降之門,可以有效避免對方單為生存,負隅頑抗,玉石俱焚。共產黨既統戰手法,永遠係「團結一大片,打擊一小片」,理論亦係一樣。係香港,對方甚至吸納各式「港英餘孽」,使之為己效力,演化成今日既保皇派。

唔能夠接受「忽然球迷」,運動只會停滯不前。當然,吸納敵方降將,中間會有詐降間諜,亦會有機會主義者。而且降將受到太多禮遇,會對全始全終既推手唔公平。故此,中間涉及既政治手段好高深。係「無大台、餐餐清」既政治觀念之下,係未信納任何一位人物,將由每一名支持者決。或者正確心態就係「Trust, but verify」,聽其言,觀其行。